EP.101 街賣姊妹花_下| 巨輪裏的可愛社工 feat.家忻&靖雅

2021-10-22·1 小時 9 分鐘

本集介紹

※支持新巨輪:reurl.cc/Kr8xnm

【巨輪下的共生家園】

他們的家,曾經被一場火災燒光一切,也遭受驅趕被迫搬離。然後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臨時據點,但卻是⋯⋯每人平均空間不到兩坪的小小鐵皮屋。

這一切對於「台灣新巨輪服務協會」的身障者來說,這一條尋家的路,無比的難走。然後今年年中,因為疫情的關係,很多從事街賣的身障者,面臨著收入中斷的境況,而去年剛起步的餐車計劃,也被迫中斷運作。成員們也再度面臨著,隨時流離失所的危機⋯⋯

要說不灰心,都是假的,但憑著不放棄的韌性,還好轉機出現了。

同年七月,協會創辦人陳安宗發起募資,希望大家支持身障者的「共生家園計劃」,最後短短20天內,幕款達標了,最近的八月,「餐車計劃」也因疫情緩和下來,終於能夠再度重新出發。

從過去到現在,各種的質疑和污名,這個社會對這一群身障者,從來都不友善,當中的起起伏伏,也從來都不是「一個人跟自己說我可以,就這麼簡單撐過去」的事情。那麼⋯⋯到底是什麼力量一直支撐著他們?

——
【何謂家】

眼前是協會位於土城區的新家,也是一個「共生家園」。

協會的行銷企劃家忻告訴我,他們超級幸運能趕在疫情大爆發之前,找到一個適合身障者生活的家,後來,也因為「共生家園」的募資計劃十分順利,他們預計,至少未來幾年的租金和經營費用,也不用再那麼掛心了。

共生,不只是單純人跟人住在一起,而是彼此之間,有一種叫做「我們」的羈絆,像是什麼呢?

「我覺得理事長跟老闆娘,他們其實有點像是爸爸、媽媽的感覺,『你今天賣幾包?』、『今天外面很冷,你要多穿一點』,又或者是『雨很大就不用急著回來,在外面先找個地方躲一下再回來』。」

家忻告訴我,所謂「共生家園」,除了是生活上的互相扶持,當中最特別的地方,就是人跟人之間的「噓寒問暖」,「像是家庭溫暖的感覺,其實正是大家所需要的。」

身為協會的行銷企劃的她,就像是協會跟社會大眾之間的橋樑,簡單來說,她的角色就像是一個「轉譯者」,把街賣者的生活處境,從個人的困境到社會的污名化,或者是許多許多,外界沒法同理、甚至從未想過的的問題,以活動的方式也好,文案也好、甚至是對外溝通⋯⋯一一呈現在大家面前,在這個過程,如何以一個「非身障者」的身份,去展開這些社會討論?

【何謂弱勢】

沒有身障的證明,就代表他不是一名「身障者」,不是社會上的弱勢嗎?大部分人聽到這裡,可能就會想,沒有證明,那怎麼保證我沒有被騙?在這裡,家忻直接用現實中活生生的例子去說明——

「我們有一個夥伴,讓我印象蠻深刻的,他是從社福中心轉進來的個案,為什麼他要轉進來?是因為他在社會上,不屬於任何的弱勢身分,他是一個很尷尬的定位,就是他既沒有『身障的證明』,處在一個邊緣,就是醫生看他,就是說『他很正常啦』,可是問題是,他的生活功能,就是會有影響啊!」

比方說,這個夥伴在跟人對答時,反應其實是非常遲鈍,「感覺好像⋯⋯有點神智不太清楚,然後他看起來,也沒什麼力氣,儘管是這樣的狀態,但是以他這個狀況,可能又不到是一個身障的程度,然後再來就是,他還沒有滿六十五歲,也不屬於老人的身分,然後……他的家人又不要他,所以他就是這樣一個尷尬的狀況,我們的成員,其實滿多都是這樣。」

所謂「弱勢」,不是今天你符合了什麼條件,也不是表單上的方格子,被勾了多少個剔,就叫做「弱勢」。

每一位身障者的情況,都是如此的難以界定,與其把「弱勢」當成一個定義,不如說這是一個範圍,沒有所謂劃一的標準。還好,協會接納了他們,也收容了他們。

這也是為何協會十分強調,共生家園這個概念,也就是說,即便是沒有血緣關係的人,透過一起生活,一起工作,讓這些人跟人之間的相處,長出更多的可能性,或者是生命的改變,像是什麼呢?

——
【人,改變人】

你認為改變一個習慣、看法、價值觀,到底要多少的時間?或者說,到底是時間改變人,還是人改變人?

回到這位夥伴的例子,家忻回想起來,他來到這個「共生家園」之前,一直是個比較獨來獨往的人。「他一開始來的時候,其實不太理人,看到人也不會打招呼,或什麼的,也不會笑⋯⋯如果你跟他講話,他通常都是假裝沒聽到,或者是愛理不理的樣子。」這個情況大概維持了半年之後,後來有些事情,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其實這段時間,不管是理事長、老闆娘,或者是協會的大家,就是不斷跟他提醒一些生活細節,比方說,『你街賣完的錢,記得存起來啊!』然後就是『如果不夠衣服的話,我可以帶你去買』。」這些外人聽上去,好像沒什麼的話,原來都是打開心房的通關密語。

「或許就是這些看似很微小的互動,慢慢改變了他。然後我前幾天才發現,他跟我們另外一個成員,居然變成好朋友,他們還一起去了『大潤發』買東西,這是讓我非常驚訝。他從之前都不理人,去到今天他可以交到朋友。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之大的轉變。如果沒有這個空間,這些改變就不會發生了。」

從社工到行銷企劃,家忻當初加入這個團隊時候,她的想法是這樣的。

「講出來有點不好意思……我希望像是用一個,像是社工的角色去陪伴他們。」所謂的陪伴,也不只是一個站在一旁,默默支持的角色……「不管是陪伴也好,還是說,我去協助他們各個大大小小的事情……比如說,協助理事長怎樣去用工具視訊,我覺得這些都會去影響他,怎麼去跟外面的人互動,我們使用這些東西,都是很自然的,但對他們來說都不一定,我們習以為常的溝通工具,對他們來說卻是缺乏的,這樣可能就會少了一些機會,所以我覺得這個部分,是我有點想要努力的,更深入協助的地方。」

對她來說,一個組織要強壯,除了內部的協調,如何跟外界對話,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組織還是要從裡面的工作人員去培養對話的樞紐,不然,你也沒有辦法跟外面的人,有好的合作關係。」這是家忻的溫柔,陪伴不只是順應對方,有智慧的陪伴者,往往需要具備一點反思性。

這是新巨輪,屬於每一個人自己又共生的新巨輪。

撰文:Krystal (FB:鄉趕記者在台灣)

_____________________
|主持:心潔/阿厚/秋刀
|策劃:秋刀
|插畫:阿厚
|剪輯:阿厚
|文案:Krystal
|片頭:米酒
|來賓:家忻&靖雅
|頻道贊助:悅夢床墊
|茶魚IG:instagram.com/teafish.tw
|茶魚FB:facebook.com/teafish.tw
|心潔保險諮詢Mail:whiteheartclean@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