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魚飯厚 Radio

茶魚飯厚 Radio

心潔/阿厚/秋刀魚

※ 團隊 https://reurl.cc/j87abD
※ 資助 https://dreambed.tw (悅夢床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IG/FB【茶魚飯厚】📆每周二、五更新⚠️ 非專業主持訪談,內容為聊天錄音,所以陪聊和來賓都有話,別勉強,不喜歡請轉台呦 🐟

是否曾注意身旁那些平凡的職人、勞動者、小人物,那些被社會忽視卻又存在的聲音。

這兒沒有訪綱、規矩、成功或勵志的名言佳句、只有每一場人生試煉的真實聲音。

每趟人生都是本書,我們透過聊天紀錄每一刻的無奈、選擇與艱辛,彼此鼓勵、療癒,然後緩步前行。

這趟旅程沒有所謂正確答案,有幸福片刻,有磨難失去,只能盡力在離開前,別留有太多遺憾的記憶。

頻道不為了討好誰存在,也不是專業訪談,目的只是平凡的和每一位來賓留下聊天紀錄,珍惜每一次相遇。

或許,您也能在別人的人生中找到不同的答案與可能!

--
Hosting provided by SoundOn

所有集數

EP.101 街賣姊妹花_下| 巨輪裏的可愛社工 feat.家忻&靖雅

EP.101 街賣姊妹花_下| 巨輪裏的可愛社工 feat.家忻&靖雅

🄴 茶魚飯厚 Radio

※支持新巨輪:reurl.cc/Kr8xnm【巨輪下的共生家園】他們的家,曾經被一場火災燒光一切,也遭受驅趕被迫搬離。然後好不容易找到一個臨時據點,但卻是⋯⋯每人平均空間不到兩坪的小小鐵皮屋。這一切對於「台灣新巨輪服務協會」的身障者來說,這一條尋家的路,無比的難走。然後今年年中,因為疫情的關係,很多從事街賣的身障者,面臨著收入中斷的境況,而去年剛起步的餐車計劃,也被迫中斷運作。成員們也再度面臨著,隨時流離失所的危機⋯⋯要說不灰心,都是假的,但憑著不放棄的韌性,還好轉機出現了。同年七月,協會創辦人陳安宗發起募資,希望大家支持身障者的「共生家園計劃」,最後短短20天內,幕款達標了,最近的八月,「餐車計劃」也因疫情緩和下來,終於能夠再度重新出發。從過去到現在,各種的質疑和污名,這個社會對這一群身障者,從來都不友善,當中的起起伏伏,也從來都不是「一個人跟自己說我可以,就這麼簡單撐過去」的事情。那麼⋯⋯到底是什麼力量一直支撐著他們?——【何謂家】眼前是協會位於土城區的新家,也是一個「共生家園」。協會的行銷企劃家忻告訴我,他們超級幸運能趕在疫情大爆發之前,找到一個適合身障者生活的家,後來,也因為「共生家園」的募資計劃十分順利,他們預計,至少未來幾年的租金和經營費用,也不用再那麼掛心了。共生,不只是單純人跟人住在一起,而是彼此之間,有一種叫做「我們」的羈絆,像是什麼呢?「我覺得理事長跟老闆娘,他們其實有點像是爸爸、媽媽的感覺,『你今天賣幾包?』、『今天外面很冷,你要多穿一點』,又或者是『雨很大就不用急著回來,在外面先找個地方躲一下再回來』。」家忻告訴我,所謂「共生家園」,除了是生活上的互相扶持,當中最特別的地方,就是人跟人之間的「噓寒問暖」,「像是家庭溫暖的感覺,其實正是大家所需要的。」身為協會的行銷企劃的她,就像是協會跟社會大眾之間的橋樑,簡單來說,她的角色就像是一個「轉譯者」,把街賣者的生活處境,從個人的困境到社會的污名化,或者是許多許多,外界沒法同理、甚至從未想過的的問題,以活動的方式也好,文案也好、甚至是對外溝通⋯⋯一一呈現在大家面前,在這個過程,如何以一個「非身障者」的身份,去展開這些社會討論?【何謂弱勢】沒有身障的證明,就代表他不是一名「身障者」,不是社會上的弱勢嗎?大部分人聽到這裡,可能就會想,沒有證明,那怎麼保證我沒有被騙?在這裡,家忻直接用現實中活生生的例子去說明——「我們有一個夥伴,讓我印象蠻深刻的,他是從社福中心轉進來的個案,為什麼他要轉進來?是因為他在社會上,不屬於任何的弱勢身分,他是一個很尷尬的定位,就是他既沒有『身障的證明』,處在一個邊緣,就是醫生看他,就是說『他很正常啦』,可是問題是,他的生活功能,就是會有影響啊!」比方說,這個夥伴在跟人對答時,反應其實是非常遲鈍,「感覺好像⋯⋯有點神智不太清楚,然後他看起來,也沒什麼力氣,儘管是這樣的狀態,但是以他這個狀況,可能又不到是一個身障的程度,然後再來就是,他還沒有滿六十五歲,也不屬於老人的身分,然後……他的家人又不要他,所以他就是這樣一個尷尬的狀況,我們的成員,其實滿多都是這樣。」所謂「弱勢」,不是今天你符合了什麼條件,也不是表單上的方格子,被勾了多少個剔,就叫做「弱勢」。每一位身障者的情況,都是如此的難以界定,與其把「弱勢」當成一個定義,不如說這是一個範圍,沒有所謂劃一的標準。還好,協會接納了他們,也收容了他們。這也是為何協會十分強調,共生家園這個概念,也就是說,即便是沒有血緣關係的人,透過一起生活,一起工作,讓這些人跟人之間的相處,長出更多的可能性,或者是生命的改變,像是什麼呢?——【人,改變人】你認為改變一個習慣、看法、價值觀,到底要多少的時間?或者說,到底是時間改變人,還是人改變人?回到這位夥伴的例子,家忻回想起來,他來到這個「共生家園」之前,一直是個比較獨來獨往的人。「他一開始來的時候,其實不太理人,看到人也不會打招呼,或什麼的,也不會笑⋯⋯如果你跟他講話,他通常都是假裝沒聽到,或者是愛理不理的樣子。」這個情況大概維持了半年之後,後來有些事情,開始變得不一樣了。「其實這段時間,不管是理事長、老闆娘,或者是協會的大家,就是不斷跟他提醒一些生活細節,比方說,『你街賣完的錢,記得存起來啊!』然後就是『如果不夠衣服的話,我可以帶你去買』。」這些外人聽上去,好像沒什麼的話,原來都是打開心房的通關密語。「或許就是這些看似很微小的互動,慢慢改變了他。然後我前幾天才發現,他跟我們另外一個成員,居然變成好朋友,他們還一起去了『大潤發』買東西,這是讓我非常驚訝。他從之前都不理人,去到今天他可以交到朋友。我覺得⋯⋯這是一個非常之大的轉變。如果沒有這個空間,這些改變就不會發生了。」從社工到行銷企劃,家忻當初加入這個團隊時候,她的想法是這樣的。「講出來有點不好意思……我希望像是用一個,像是社工的角色去陪伴他們。」所謂的陪伴,也不只是一個站在一旁,默默支持的角色……「不管是陪伴也好,還是說,我去協助他們各個大大小小的事情……比如說,協助理事長怎樣去用工具視訊,我覺得這些都會去影響他,怎麼去跟外面的人互動,我們使用這些東西,都是很自然的,但對他們來說都不一定,我們習以為常的溝通工具,對他們來說卻是缺乏的,這樣可能就會少了一些機會,所以我覺得這個部分,是我有點想要努力的,更深入協助的地方。」對她來說,一個組織要強壯,除了內部的協調,如何跟外界對話,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組織還是要從裡面的工作人員去培養對話的樞紐,不然,你也沒有辦法跟外面的人,有好的合作關係。」這是家忻的溫柔,陪伴不只是順應對方,有智慧的陪伴者,往往需要具備一點反思性。這是新巨輪,屬於每一個人自己又共生的新巨輪。撰文:Krystal (FB:鄉趕記者在台灣)_____________________|主持:心潔/阿厚/秋刀|策劃:秋刀|插畫:阿厚|剪輯:阿厚|文案:秋刀|片頭:米酒|來賓:家忻&靖雅|頻道贊助:悅夢床墊|茶魚IG:instagram.com/teafish.tw|茶魚FB:facebook.com/teafish.tw|心潔保險諮詢Mail:whiteheartclean@gmail.com

EP.100 街賣家園_上| 乘著巨輪的溫柔鐵漢 feat.宗哥

EP.100 街賣家園_上| 乘著巨輪的溫柔鐵漢 feat.宗哥

🄴 茶魚飯厚 Radio

《節目小本本》萬惡集團的首腦窮困加創業失敗障礙選擇很有限陽春麵也吃不起終找到流浪的家錢莊都願意相挺死過一次的人生大火燒掉了希望※支持新巨輪:reurl.cc/Kr8xnm※本集因錄音室並沒有無障礙設計,所以出發到新巨輪據點錄音,所以有迴音感。__________________新巨輪是我們之前在人生百味的阿德那裏聽到的故事。後來在萬華疫情期間和立青聊天的時候,才知道原來立青和創辦新巨輪的宗哥、小茹姊也認識,也聽到了他們奮力一起對抗公權力的故事。才知道原來所謂的弱勢互助、社會企業到共生家園,早在曾被誤會成萬惡人蛇集團的新巨輪都實現了呀,根本是最先行的NGO組織之一。真的非常驚訝,當時我就在心裡立下了一定要錄到新巨輪的聲音這個目標。我慢慢做了一些認識和研究,然後在疫情稍微緩和後,還債雖然還沒完,但立馬先行邀約了新巨輪錄音,並且我知道宗哥他們行動不方便,所以我們過去錄音。也非常感謝宗哥他們願意接受我們的邀請,我和茶魚小記者Krystal也依然先到現場去理解整個組織的運作脈絡,並撰寫獨立報導(預計下一集發布)。那一天的錄音我們一起認識這個共生家園,在新巨輪的大客廳聊天,宗哥還帶著茶魚的大家一起在新巨輪大餐廳吃飯,我們真的是從下午待到晚上,收穫滿滿。這次的錄音做了不同的嘗試,我們拆成了上下集兩個脈絡,整體的內容從三個角度切入:創辦人、社工、採訪者。我參與了社工和採訪的角度,心潔和阿厚參予了創辦人和社工的角度,所以宗哥這一集我也是第一次聽。不過宗哥剛開頭的工作故事其實就讓我很想掉眼淚…宗哥是個很有韌性的人,想盡辦法也要做出不輸人的認真成果,不只給老闆和同事看,也是為了自己的尊嚴。但最後發現在洗車時仍克服不了而跌倒,哪怕是老闆不那麼在意,卻堅持要離職,這樣的心情讓我聽了真的很糾結,讓我想到自己的堂姊。那已不是能不能做到的問題,而是那份不甘心,甚至那份屈辱感,真的會讓自己非常生氣和難過。我有一個堂姊就是行動障礙,但她仍堅持駐拐杖,而非坐輪椅,我始終看的到台灣對於無障礙環境是真的還有很多可以努力的空間,而且台灣的交通車輛常沒有在對行人或弱勢禮讓的。(這點讓我真的非常非常生氣)自小時我堂姊(阿莓)就一直很疼我,過年紅包總包不少、每次來也都會帶我出去溜達,而且人又親切。(長大後才知道堂姊其實手頭不寬裕)回憶裡,小時候有一次阿莓姊又來家裡,我吵著想要出去租卡通片看,但外面晚上陰雨,爸媽不准。阿莓姊一知道就要帶我去,縱使我爸媽請阿莓姐不要理我。最後阿莓姊還是笑著說沒關係…就帶我去了。我看著阿莓姊柱著雙拐,一層一層的自己使力從公寓三樓慢慢跟我下到一樓,終於等到下樓後,阿莓姐就和我一起要去租片了,外頭已然沒有雨,但地面上還是溼答答的…我走在前,沒多久聽到一聲,往後一看,阿莓姐跌倒了……我想是因為地面太溼滑吧!我慌了…「姐,還是不要去了,我沒有這麼想看。」阿莓姐爬起來,全身髒卻帶著一個大大的微笑:「不行,沒關係啦!沒多遠,我帶你去租卡通,乖。」小時候不懂,卡通的欲望還是衝擊著自己,我跟阿梅姊還是小心翼翼的前進。這次並排前行,而我看到阿梅姊又跌倒了一次…我急了、慌了…「姐,我不要去了,我不想看。」阿莓姐使力爬起來後,仍大大的微笑:「不行,沒關係啦!沒多遠,我帶你去租卡通,乖。」我著急的快哭的說:「不去了,我已經決定了。姐,拜託妳陪我回家好不好」最後,阿莓姐沒有說話…一樣一個大大的微笑著陪我回家。直到今天的我,只要一想到阿莓姐的不方便,看到阿莓姐的微笑就很”揪心”,我永遠都無法理解那個微笑背後帶著多少無奈卻又深刻的心緒。而宗哥經過這麼多的生命困境,如今在錄音裡說的細節歷歷在目,我聽的心底有些沉。負債千萬,當過遊民無家者,好不容易有轉機,卻又被大火燃燒殆盡,從街上撿家具垃圾來重建自己的家,死過一次再一次,歷經人情冷暖,最親的人最陌生,最陌生的人最幫忙,無論是夥伴或百味阿德和立青..到社會大眾。從宗哥開始北上那些年至今,到底是耗費了多少難過、生氣、不甘願、屈辱感、挫敗感、心酸…宗哥回憶過程幾度掉淚,在這裡陪伴和我們錄音分享生命。宗哥和小茹姐兩個人的堅持,還帶了一群人的人生走到今天,既遠、又讓人敬佩!每一步都是淚水走出來的。_____________________|主持:心潔/阿厚|策劃:秋刀|插畫:阿厚|剪輯:阿厚|文案:秋刀|片頭:米酒|來賓:宗哥 (陳安宗_新巨輪創辦人)|頻道贊助:悅夢床墊|茶魚IG:instagram.com/teafish.tw|茶魚FB:facebook.com/teafish.tw|心潔保險諮詢Mail:whiteheartclean@gmail.com

EP.99 人格疾患_下| 從前從前,有個來自金星的女孩 feat.Venus

EP.99 人格疾患_下| 從前從前,有個來自金星的女孩 feat.Venus

🄴 茶魚飯厚 Radio

金星,我是秋刀,這場緣分很奇妙,原來你也只是聽著錄音的一個聽眾,但你聽到了同伴,上來認識了彼此,然後出現在了錄音室。我沒那麼相信星座,不特別看星座,但不代表大家都一樣,也不代表星座不值得參考,所以這只是我的選擇,和大多相信的人不一樣的選擇而已。還有,我從不會想知道未來的可能是什麼,正因為不知道,所以才有追尋和學習的空間,那份未知反而成為我學習的契機,人生的累積,無論是悲傷的,快樂的,美好的,難堪的。過去我們可能都有不美好的地方,也可能看似也做了沒那樣正確的選擇,然後我們可能會懷疑自己,會質問自己或後悔懷疑。不過我倒覺得沒人能做出真正一定合理和正確的選擇,而做出錯的也不會是你的問題。我們每一刻做的選擇,都不是現在做的,也不是現在的自己做的。舉個例,你現在出門,想帶傘出門。源於你對天空的判斷,源於你看到新聞,都是基於你的認知與過去知識的積累,因此你決定帶傘,其實是過去的積累然後權衡判斷做出的選擇。而過去的積累和知識,不只源於你自己的學習,更是他人和你的共業,源於你的原生家庭,家暴,霸凌,甚至源於某一刻朋友的同理與愛,然後你在需要選擇的時候,依據過去的生命經驗做出了判斷,然後選擇。人是有限的存在,所以哪怕是過去的錯誤或現在的難過,都不是你一個人的問題,而是你人生歷程的環節與共業。當我們學習到這一點,就會知道,從現在開始的每一刻,我們都試著把每一份生活中艱困的關卡作為一種學習,每一刻都開始試看看有沒有更好的面對和處理方式。而當我們知道這件事盡力學習,不要放棄,我們就能把那個有限變得寬廣了,然後未來的路徑也會因此更寬闊了。所以我們會犯錯,過去會,現在也會,未來也會。但正因我們是人類,所以我們擁有其他動物更高的學習空間與犯錯機會,這就是我們珍貴的地方。而當我們犯錯的愈多,其實也可能代表我們學習的比別人更多,那麼這些積累,就會成為你心裡想成為的那個第二道光。會有人依循著你的光線重新緩步咬牙前進,然後謝謝你留下了光線的軌跡。

EP.98 人格疾患_上| 從前從前,有個來自金星的女孩 feat.Venus

EP.98 人格疾患_上| 從前從前,有個來自金星的女孩 feat.Venus

🄴 茶魚飯厚 Radio

來自金星的信:嗨~阿厚、秋刀、心潔、五元夥伴在這邊要先謝謝你們陪我聊了四個小時🥰大家辛苦了!阿厚剪輯也辛苦了!從排行榜上意外的看見茶魚不斷的持續聆聽直到發現五元夥伴並且參與了ClubHouse的線上聚會謝謝你們邀請我來茶魚聊聊天這一切冥冥之中的緣份~真的好奇妙原以為分享的內容會讓大家大過敏卻意外看見拳頭握緊的許多時刻😂就像幾天前我很擔憂自己無法侃侃而談還想辦法寫了起承轉合小本本📖但現場整體的舒適感💯💯💯不知不覺就順順的講了下去⋯我想,這就是你們無意中給我的勇氣和溫暖吧!我一定會永生難忘2021年這個週四的夜晚❤️謝謝秋刀🐟分享了很多獨到觀點與分析和建議~不論是家庭層面還是職場方面!我一定會銘記於心的(握拳)謝謝心潔✨以自身帶孩子的經歷跟我分享「每個人都不一樣」的正能量!我會試著慢慢接受自己的不一樣!同時學習依靠他人~適時尋求幫助謝謝阿厚💪🏻總是在我分享的過程中!給出歡樂的氣氛就像個大哥哥~時刻照顧我這位妹妹🥰真心喜歡你各種接地氣的反應和笑聲~祝你生日快樂🎂謝謝五元💰我從沒想過有一天能遇上相同的夥伴謝謝你的出現,讓我知道我並不孤單也謝謝你大方分享經歷和解決方法我相信~我們都會越來越好的👍🏻豬腳飯便當~超好吃😋最後,我想說的是~能在這不簡單的人生旅途中相遇~好棒☺️很開心也很感謝你們再次接住了迷惘的我我會繼續努力、學習和調整希望有一天能如同我的金星刺青!成為「照亮他人的第二道光」期待錄音上線~~~❤️_____________________|主持:心潔/阿厚|策劃:秋刀|插畫:阿厚|剪輯:阿厚|文案:秋刀|片頭:米酒|來賓:Venus|頻道贊助:悅夢床墊|茶魚IG:instagram.com/teafish.tw|茶魚FB:facebook.com/teafish.tw|心潔保險諮詢Mail:whiteheartclean@gmail.com

EP.97 急診醫師| 在醫院遇見火雲邪神 feat.阿望(怡仁綜合醫院)

EP.97 急診醫師| 在醫院遇見火雲邪神 feat.阿望(怡仁綜合醫院)

🄴 茶魚飯厚 Radio

《節目小本本》排隊看超大蛋蛋竟遇到魔法醫生先救活再搶機會由尖至圓的歷練誰的防禦性醫療避免沒盡頭等待疫情拯救了急診__________________急診對我來說,是一個很辛苦的科別,尤其如果是專責於急診科的專科醫師和護理師。阿望醫生說的超好的,急診科可能沒有辦法照看陪伴病人到出院,也可能沒辦法幫病患把整個完整療程走完。但我們就是在搶時間,我們至少先救命,病患才有更多時間醫療續命。我覺得急診科醫生和護理師,就是在一個大家都混亂的狀況下,保持冷靜、憑藉經驗救命的科別。但我們最多感激的往往會是照顧我們到最後的醫生和護理師,而當初急診救回一命的這科,反而卻被我們遺忘。最辛苦的還不是遺忘,而是一旦有什麼閃失或爭議,急診可能是第一個被拽出來鞭的。我忘記從哪個醫生那邊有聽過一次分享印象深刻。大略內容是這樣:『其實我們只是人,不是神。我相信每一個醫護同仁都想救人,不是為了賺錢甚至想害人才來當醫護的。人是很渺小的,病也有很多模樣,有時候並不是那個醫院強或那個醫生特別厲害,而是病況在每一個階段呈現的樣貌都不一樣。而我們剛開始搞不清楚狀況時先找小診所、小醫院就醫,那時候可能本就是最難判斷的,就算到大醫院看都很難下診斷,只是我們通常從小醫院開始而已。然後在小醫院沒有好,病情變更顯著了,因此找大醫院才順勢判斷出病因,我們就因此以為哪個醫院神,那個醫生厲害?其實不見得是大醫院厲害。而是到了某一個醫院、某一個醫生手裡,已經是最多資訊可以判斷診斷的病況進程了。這樣的狀況多了,久了可能就變成所謂的某種醫病傳說了。』想到這件事,就想到急診,急診往往是接到最急和最初的,那該有多難為?所以有時候不是急診不專業,而是醫生和病患都是人,而我們在生死之前,在病症面前,其實都一樣渺小。或許急診不見得能幫我們解決所有問題陪伴到最後,但急診往往是幫我們搶救和續命的關鍵前線,是很偉大的。每一個醫生或護理師,都在與天爭命,只是在生死交關之時,醫護不是神,只能試著盡力,身為家屬和病患,只能學習認命。阿望醫生是很可愛的醫生,這次特別謝謝醫院的主事者願意給旗下醫護同仁,公開身份錄音,這很難得,沒有業配 (茶魚飯厚至今仍然沒有任何一集收過業配)。醫護不是神,是人,是人都有情緒,都有過去,也都努力在學習和前進,只有認識自己,保有知道自己有不足的地方,偶爾幾下碎嘴的模樣,才更彰顯生而為人的可愛與保持同理的心。_____________________|主持:心潔/阿厚|策劃:秋刀|插畫:阿厚|剪輯:阿厚|文案:秋刀|片頭:米酒|來賓:阿望(怡仁綜合醫院)|頻道贊助:悅夢床墊|茶魚IG:instagram.com/teafish.tw|茶魚FB:facebook.com/teafish.tw|心潔保險諮詢Mail:whiteheartclean@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