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官的國際新聞導覽及中東中亞的歷史故事 Diplomat's daily news review and history research on Middle East and Central Asia

外交官的國際新聞導覽及中東中亞的歷史故事 Diplomat's daily news review and history research on Middle East and Central Asia

蘇育平 Yuping SU

本人曾居住中東與中亞地區服務多年,對中東與中亞相關事務非常熟悉。針對這些一般亞洲人比較少關注的,但又是國際政治的聚焦重點地區,特別開設此一頻道,以講解相關國家背景、歷史、目前國情狀況與國際新聞上牽涉這些地區的新聞說明解釋。
所有各集說法僅代表本人意見,歡迎大家針對有興趣的主題收聽。
歐亞大陸遊牧民族的歷史研究,純粹個人喜好,中國正統朝代的歷史我沒興趣,但這些隱藏在歷史帷幕後的遊牧民族縱橫歐亞大陸東西,少數民族建國圖生存,歷史上沒有提到的東西方交流才是我最有興趣的重點。
歡迎介紹給更多想增加知識的朋友一起來聽我講故事。如果有專門想聽的主題,或我哪邊講錯想訂正的,歡迎來信 yupingsu@hotmail.com
也可以在臉書上搜尋【外交官講中東與中亞】的粉絲頁與我交流喔。
Hi, I am a career diplomat used to served in Middle East and Central Asia region for many years. I speaks Hebrew, English and French, some Arabic, Mongolian and Spanish, and of course Chinese Mandarin as mother language.

If you have suggestion or opinion, please contact me yupingsu@hotmail.com


--
Hosting provided by SoundOn

所有集數

全蒙古史初稿-1.2戈壁南北古游牧部落(Ancient nomadic tribes in Mongolia area)

全蒙古史初稿-1.2戈壁南北古游牧部落(Ancient nomadic tribes in Mongolia area)

🄴 外交官的國際新聞導覽及中東中亞的歷史故事 Diplomat's daily news review and history research on Middle East and Central Asia

1**.2戈壁南北古游牧部落(Ancient nomadic tribes in Mongolia area)《史記·匈奴列傳》:「唐虞以上有山戎、玁狁、葷粥。居於北蠻,隨畜牧而轉移。」史記將山戎、玁狁、葷粥都視為匈奴的前身,居於北方蠻荒之地,隨著畜養的牲畜四處轉移遷徙,也就是典型遊牧民族的生活類型。以下就針對古籍中有記載之北方游牧民族作一個基本介紹。葷粥中國古籍最早記載的北方遊牧民族,是「葷粥」,讀音為「勛玉」,又有其他寫法為「獯鬻、薰育、薰粥、獯粥、薰鬻」,葷粥這個遊牧部落主要的活躍時期是在上古中國的商代與周代,並持續地與商人與周人發生戰爭。據《史記》記載,西元前2070年大禹建立夏王朝,這個距今有4,200年之久的夏朝(西元前21世紀至前17世紀)最後一名帝王夏桀的兒子,夏淳維在商湯伐夏桀,也就是商朝滅夏朝(西元前17世紀)後,率領夏朝遺留未被消滅的部族移民流亡北上,最終成為順應草原生活的遊牧民族。圖-周部族起家的豳地,今日陝西彬州市。史書《史記索隱》記載,周朝的始祖「古公亶甫」居住在「豳(讀音為彬)」,也就是今日的陝西彬州市。周這個部族甚至曾遭葷粥攻擊,無法抵敵而暫時短暫臣服於葷粥。而根據漢代史料,葷粥、鬼方、獫狁等皆是前匈奴時期游牧民族的稱法,也皆為匈奴的祖先。然而也有近代人類學家認為「葷粥」有可能是西方塞種血緣,源自古代印歐人種。因為當時歐亞草原上馳騁縱橫的是塞種人部族,後來的匈奴、大月氏、烏孫、康居等陝西以西之地幾乎都是塞種人游牧部族的生活領域。不過現在要證實此事,必須能先找到葷粥統治者的墓葬骸骨,但是葷粥這個部族的存在,基本上只存在於傳說中,沒有特定墓葬能與葷粥人取得連結,因此也就無法通過骸骨基因組鑑定的方式來以科學方式證明葷粥是印歐民族塞種人,還是東方民族蒙古人種。雖然也有人認為他們是古代羌族的血脈,但我們還是勉予採納葷粥為夏朝遺民的說法,也就是他們是屬於東方人種為主的遊牧民族。獫狁(犬戎)與葷粥同時期的其他北方遊牧民族有一支稱為「獫狁」(讀音為顯允),也有古書稱他們為「嚴允、玁(ˇ)狁」,這支遊牧部落活躍的時期是在西周時期,大約是西元前1200-前700年左右,地點在漠南草原。由於其位置在中原的正北方,因此被列為北狄之一,《禮記.王制》:「北方曰狄,衣羽毛,穴居,有不粒食者矣。」。這裡說的是北方的遊牧民族被稱為「狄人」,穿動物皮毛製成的衣物,居住在山洞裡,不吃穀類作物,因為遊牧民族吃的是所養牲畜的肉、奶及奶製品。周朝與先秦史書都有記載他們對南方農耕民族之不斷掠奪。獫狁有另外一個更有名的稱呼,就是「犬戎」。當然字面上是將他們貶抑為狗,是農耕民族對遊牧民族的歧視與污辱,也代表了農耕民族既無法在武力上與遊牧民族對抗,那我在史書記載裡貶抑、污辱你總可以吧?這也是一種精神勝利。史書中對犬戎之敘述極早,甚至在傳說中的三皇五帝中的「帝嚳」(音為庫)時代就有。那已經是上古神話時代,有人推算帝嚳生於西元前2275年,但不知是否屬實,帝嚳生於高辛,也就是今天河南省商丘市睢陽區高辛鎮,所以號為「高辛氏」,是殷商人的始祖。圖-帝嚳像,出自《歷代帝王聖賢名臣大儒遺像》,法國國家圖書館藏。(公有領域)在《風俗通義校注》這本書中,有一個與犬戎有關的故事。故事講的是高辛氏帝嚳時,領地就不斷受到犬戎侵襲之苦,帝嚳想盡辦法武力討伐都無法解決犬戎外患,於是帝嚳詔告天下,表示誰能夠將犬戎大將的首級奪來獻上,則帝嚳將賞給黃金千鎰、食邑萬戶,並以帝嚳最小女兒嫁之為妻。有一條狗,名為「槃瓠」,聽得懂人話,於是潛入犬戎陣營殺死首領,將其人頭銜回給帝嚳,帝嚳一見大喜,可是馬上又煩惱不知如何賞賜?小女兒聽說後,認為帝王之命令不可違背,因此自願跟著槃瓠走,槃瓠背著帝女到南山中,人跡不致之處,成為夫妻,三年間就生了六男六女。之後兄弟姐妹互相婚配後成為一個大部族。等到這個部族出山再與外界接觸時,外界發現他們的語言、文化、衣飾等都與一般人不同,帝遂將山林高山之處封賞給他們部族使用,並稱他們為蠻夷,也就是南方蠻族。當然這樣人狗跨物種婚配的事情荒誕不經,但在遠古時期犬戎就是中國北方邊患是應該是可以肯定的。在《詩經》中,周代曾派兵攻打獫狁,並在朔方(今日內蒙古巴彥淖爾市與鄂爾多斯市西部)築城抵禦獫狁。西周中期獫狁到達強盛顛峰,隨時都會南下攻略關中與河套地,威脅到周朝的北部邊疆安全。周宣王 (在位時期為西元前828年至西元前782年)曾命大將軍尹吉甫北上出擊進攻獫狁,並戰勝了獫狁,只是這也不過是持久長年戰鬥中少數周人打贏的一次。《詩經·採薇》描述當時周朝與玁狁作戰情況,與士兵艱苦戰鬥的景象:「採薇採薇,薇亦作止。曰歸曰歸,歲亦莫止。靡室靡家,玁狁之故。不遑啟居,玁狁之故。」上面說的是一名服遣戍役(守邊)的將士寫的詩詞,說「採薇採薇,薇菜的新芽已經長大了。守邊的日子說已經輪到要返家了,但因為戰事又一直回不了家。我們有家也等於沒有家一樣,都是為了與獫狁戰鬥的緣故,我們甚至都沒辦法休息一下,得不斷地與獫狁作戰。」詩詞中表達了與北方遊牧民族獫狁的無止盡戰鬥,獫狁凶悍無比,周朝軍隊必須隨時警戒以備敵方來犯,生活緊張又充滿警戒,連求個安穩休息都很難。這是距離現在2800餘年前,西周邊疆士兵與北方遊牧民族獫狁作戰的個人經歷,流傳至今。玁狁的另一個稱號「犬戎」在歷史上也許更有名氣,因為周幽王為了博愛妃褒姒一笑,撕布匹、點煙火台,戲弄救駕之諸侯多次,最後一次在周幽王11年(西元前771年)時犬戎大軍逼境,周幽王點煙火台命諸侯出兵救駕,無人來援。周幽王近衛部隊一接敵就潰敗,周幽王帶褒姒與太子伯服出逃,結果在驪山下被犬戎部隊追上而殺死於該地,這就是西周滅亡的事件。西周自建國以來就受到犬戎持續不斷的騷擾,到最後也滅亡於犬戎,也就是獫狁之手,不禁令人感嘆古代華夏農耕民族生存之不易。然而也可見到在距今2800年前的遊牧民族,就已經在武力上可以輕易的碾壓南方農耕民族,並將南方視為資源生產地,隨時可以前往收割,雖會遭遇抵抗,但不影響長年不絕之收割。

2022.07.24 國際新聞導讀-伊朗核武協議談判停滯、伊朗核武飛彈專家遭暗殺、以色列與俄國關係持續緊張中

2022.07.24 國際新聞導讀-伊朗核武協議談判停滯、伊朗核武飛彈專家遭暗殺、以色列與俄國關係持續緊張中

🄴 外交官的國際新聞導覽及中東中亞的歷史故事 Diplomat's daily news review and history research on Middle East and Central Asia

圖片為猴痘病毒以色列900萬人口,迄今居然有455萬確診案例,死亡人數達11291人。拉皮德預測,法國超市巨頭家樂福的到來將降低生活成本總理強調政府支持市場競爭,警告“不負責任”定價的日子已經過去;荷蘭 SPAR 連鎖油墨交易表明有意開設當地分支機構由TOI 工作人員提供今天,下午 2 點 43 分62010 年 8 月 25 日在法國中部里昂附近的 Ecully 新家樂福店的外觀(美聯社照片/Thomas Campagne)總理 Yair Lapid 週日預測,法國大型連鎖超市家樂福進駐以色列將有助於降低生活成本。據報導,在另一項發展中,荷蘭擁有的國際連鎖超市 SPAR 也簽署了在以色列開設分店的協議。拉皮德在每週內閣會議開幕式上的講話中表示,家樂福將“大幅降低”基本商品的價格。“我們預計會有更多的大公司效仿,”拉皮德說。“在一個富裕的國家,不可能有無法維持生計的公民,”拉皮德說,他發誓要解決生活成本危機。拉皮德強調政府支持競爭,並警告“市場上的所有參與者”,“那些以不負責任的方式提價的人可能會在早上起床時發現自己遇到了意想不到的競爭。”2022 年 7 月 24 日,耶爾·拉皮德總理在耶路撒冷總理辦公室主持內閣會議。(馬克·以色列·塞勒姆)3 月,Electra Consumer Products 宣布已與家樂福簽署諒解備忘錄,開設 150 家分店以取代其 Yeinot Bitan 分店。Electra 去年收購了 Yeinot Bitan 連鎖店。據財經新聞媒體Globes當時報導,家樂福產品預計將在今年夏天出現在Yeinot Bitan商店,第一家家樂福品牌超市將在今年年底開業。特許經營協議有效期為 20 年,之後還有 20 年的選擇權。廣告家樂福國際部門總裁帕特里克·拉斯法格斯 (Patrick Lasfargues) 表示:“我們確信,家樂福進駐以色列將顯著改善當地的購買體驗,並增強消費者的購買力,他們將以更實惠的價格獲得更好的產品。”時間,地球報告。與家樂福的交易顯然為另一家國際連鎖超市在以色列開店開闢了道路。Globes 週日報導稱,最近擔任 Yeinot Bitan-Carrefour 首席執行官的 Amit Zeev 已獨立簽署了一份意向書,將荷蘭國際連鎖超市 SPAR 帶到以色列。2020 年 3 月 24 日,南非約翰內斯堡 Spar 超市的購物者(美聯社照片/Denis Farrell)據報導,Zeev 正在進行談判,以敲定經營該連鎖店的權利協議條款。SPAR 在 48 個國家擁有 13,623 家商店。據 Globes 報導,它每天有 1450 萬客戶,2021 年的年營業額為 412 億歐元。該連鎖店於 1932 年在荷蘭成立。以色列急劇上升的生活成本——特拉維夫被評為 2021 年最昂貴的城市,該國目前的預計通貨膨脹率為 4.5%——已成為即將舉行的大選的核心問題之一。廣告十年前,以色列上一次在這件事上出現廣泛的社會動盪,人們對生活成本上漲的憤怒一直在增長。以色列的超市巨頭本月早些時候同意,在經濟部長奧爾娜·巴比瓦伊(Orna Barbivai)提出緩期請求後,他們將凍結預期的麵包價格上漲。2022 年 7 月 17 日在耶路撒冷的 Rami Levy 超市出售的麵包,其中一些由政府補貼。(Yonatan Sindel/Flash90)受監督或有限價格的麵包產品包括切片和未切片的白色和深色麵包,以及麵包。預計 20% 的價格上漲將使普通黑麵包的成本從 7.11 新謝克爾(約 2 美元)增加到 8.54 新謝克爾(2.45 美元),該價格上漲將於上周初生效。該公告是在拉皮德就此事舉行的通宵磋商後發布的,PMO表示總理將與有關各方就價格上漲舉行“緊急”會議。以色列醫生說猴痘可能是一種新的性病在世衛組織宣布全球衛生緊急情況後,衛生官員建議高危人群在性活動期間使用安全套。瑪雅瑪吉特/媒體專線發佈時間: 2022 年 7 月 25 日 00:56更新時間: 2022 年 7 月 25 日 01:542022 年 5 月 20 日,在德國發現首例猴痘病例後,德國武裝部隊微生物研究所所長 Roman Woelfel 在他位於慕尼黑的實驗室工作。猴痘在全球的傳播可能標誌著一種新的性傳播疾病的開始,儘管一些醫學專家表示,現在正式指定這種病毒還為時過早。有關 The Media Line 的更多故事,請訪問themedialine.org世界衛生組織(WHO)週六宣布此次疫情為全球衛生緊急事件,並指出目前在 75 個國家有超過 16,000 例確診病例,以及與該病毒有關的 5 人死亡。它指出,大多數病例集中在男男性行為者中,特別是那些有多個性伴侶的人。世衛組織的指定意味著世界衛生組織將此次疫情視為威脅,需要採取協調一致的國際應對措施,以防止病毒紮根。從歷史上看,猴痘在動物攜帶病毒的西非和中非的偏遠地區少量傳播。衛生官員認為當前的疫情是不尋常的,因為它在通常沒有發現病毒的國家傳播。歐洲目前是全球疫情的中心,報告了全球80%以上的確診病例。在美國,已在 44 個州確認了大約 2,500 例感染病例。電子顯微鏡 (EM) 圖像顯示成熟的橢圓形猴痘病毒顆粒以及未成熟病毒粒子的新月體和球形顆粒,這些顆粒是從與 2003 年土撥鼠疫情相關的臨床人體皮膚樣本中獲得的,在路透社 5 月獲得的這張未註明日期的圖像中2022 年 1 月 18 日(來源:CYNTHIA S. GOLDSMITH,RUSSELL REGENCY/CDC/Handout VIA REUTERS)Roy Zucker 博士的講話“…… [W] 我們在世界各地和以色列看到的是,大多數患者是通過性活動感染的。”Roy Zucker 博士,特拉維夫 Sourasky 醫療中心 - Ichilov 醫院 LGBTQ 健康服務中心主任特拉維夫 Sourasky 醫療中心 - Ichilov 醫院的 LGBTQ 健康服務部主任、Clalit Health Services 的醫生 Roy Zucker 博士說,猴痘是否可以被指定為 STD 是一個“大問題”。“我們從過去的數據中知道,病毒可以通過長時間在感染者面前傳播——比如在兩米左右的距離處三個小時,或者只是與他們進行身體接觸, ”扎克告訴媒體熱線。“但我們在世界各地和以色列看到的是,大多數患者是通過性活動感染的。世界衛生組織也說了同樣的話,這種疾病似乎是通過性傳播的,因此我們可以開始將其稱為另一種性病。”儘管如此,Zucker 補充說,猴痘是否會被歸類為一種新的 STD 並不完全確定,因為雖然不太常見,但它也可以在非性行為的情況下通過皮膚接觸傳播。猴痘是一種病毒性疾病,其症狀通常包括發燒、起水泡的皮疹和淋巴結腫大。該疾病最具傳染性的階段被認為是皮疹出現時。扎克建議那些認為自己可能與感染者接觸過的人,尤其是在性活動期間,立即接受檢查。他說人們應該注意任何皮膚損傷。“對於那些進行性交的人,最好在能見度好的地方進行,而不是在黑暗的地方,”他說。“我們也知道使用安全套可以降低感染的風險,尤其是非常痛苦的直腸感染。人們需要意識到這種[病毒],如果他們有任何類型的皮膚損傷,就去檢查一下。”在某些患者中,猴痘症狀很容易被忽略,並且僅表現為一個水泡。正因為如此,扎克說,衛生官員認為該病毒被嚴重漏診,真實病例數遠高於官方數字。他說:“這是自 1970 年代初我們首次了解到該病毒以來,西方世界已知的最大規模的病毒爆發。” “目前,這些病例主要發生在與其他男性發生性關係的男性中,但這種疾病很容易傳染給其他人群。將其指定為全球衛生緊急事件可以讓各國增加專門用於對抗傳播的資源和意識。”作為一種新的性病,猴痘是否會變得根深蒂固的問題繼續引發衛生官員之間的爭論。上週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上的一項同行評議研究表明,此次疫情主要是由男性之間的性行為驅動的。研究表明,95% 的確診病例很可能是通過密切的性接觸傳播的。然而,一些醫生不願將這種病毒稱為 STD。“我不確定這是一種性傳播疾病還是在性活動中傳播的疾病,這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艾滋病毒/艾滋病中心主任兼傳染病研究所主管 Itzchak Levy 博士說。舍巴醫療中心告訴媒體熱線。“如果是前者,那就意味著它是在有穿透之類的東西時傳播的,但如果它是在性活動中傳播的東西,那就意味著它是從皮膚到皮膚的接觸傳播的,”利維說。“研究人員和世界衛生組織在這個問題上仍然存在分歧。”到目前為止,利維已經治療了 25 名猴痘患者,他們都是男性。絕大多數被感染的是 LGBTQ 社區的成員。“但這完全是隨機的,因為在非洲,這是一種會感染男性和女性的疾病,我確信它會傳播到其他人群,”利維說。到目前為止,以色列已有 105 名男性被診斷出患有這種疾病。在世衛組織最近發表關於猴痘是全球衛生緊急事件的聲明後,以色列衛生部宣布,目前正在尋找患者並對其進行治療,以防止進一步感染。以色列已購買 10,000 支猴痘疫苗,其中 5,000 支將於本週運抵該國。一旦疫苗到達,HMO 將開始為高危人群接種疫苗。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高級導彈工程師遇難-報告伊斯蘭革命衛隊工程師賽義德·塔瑪達爾·穆特拉克在社交媒體上被描述為沙希德。耶路撒冷郵局工作人員發佈時間: 2022 年 7 月 24 日 11:27更新時間: 2022-07-24 18:43這張照片攝於 2022 年 2 月 9 日,伊朗武裝部隊總參謀長穆罕默德·巴蓋里少將和伊斯蘭革命衛隊航空航天部隊指揮官阿米爾·阿里·哈吉扎德在伊朗一個未公開的地點揭幕“Kheibarshekan”導彈。據伊朗持不同政見者團體週六晚間發表的一份報告稱,一名伊朗高級導彈工程師幾天前在伊朗南部死亡。伊斯蘭革命衛隊工程師賽義德·塔瑪達爾·穆特拉克在伊朗全國代表大會分享的所謂葬禮公告中被描述為成為沙希德(烈士)並在設拉子被謀殺。報導稱,伊朗當局不希望公佈死亡消息,穆特拉克的家人受到威脅,不得分享這一消息。伊朗是否暗示涉嫌暗殺?伊朗外交部發言人納賽爾·卡納尼週六晚在網上寫道:“對我們科學實力的英雄的懦弱暗殺無助於幕後恐怖分子實現他們的目標,”儘管目前尚不清楚他是在回應具體暗殺還是在評論關於正在進行的關於 JCPOA 核協議的討論。“伊朗的和平核工業的繁榮歸功於 [Dariush] Rezaeinejad 和他的同事,”他繼續說道。“他們的血液和科學成就將得到保障。”2022 年 4 月 29 日,伊朗德黑蘭,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五,伊斯蘭革命衛隊特種部隊的成員參加了紀念一年一度的聖城日或耶路撒冷日的集會。(圖片來源:MAJID ASGARIPOUR/WANA(西亞新聞)機構)通過路透社)2011年7月,核科學家雷扎伊內賈德在德黑蘭被槍手擊斃。以色列間諜網絡被抓?週六,伊朗國有的Tasnim News 報導說,一個在伊朗運作的以色列間諜網絡被 IRGC 情報部門捕獲。報告稱,該網絡據稱與摩薩德有直接聯繫,據說計劃在伊朗進行“前所未有的破壞和恐怖行動”。法國對伊朗核談判缺乏進展感到失望6 月,伊朗開始基本上拆除該機構根據 2015 年與世界大國達成的核協議安裝的所有監測設備。路透社_發佈時間: 2022 年 7 月 24 日 00:43更新時間: 2022 年 7 月 24 日 01:27愛麗舍宮週六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法國總統埃馬紐埃爾·馬克龍對伊朗總統易卜拉欣·賴西表示失望,因為他對 2015 年核協議談判缺乏進展感到失望。6 月,伊朗開始基本上拆除該機構根據 2015 年與世界大國達成的核協議安裝的所有監測設備。愛麗舍宮表示,這位法國領導人敦促萊西做出“明確選擇”,以達成協議並重新執行伊朗在 2015 年核協議下的承諾。2 月,伊朗總統易卜拉欣·賴西在伊斯蘭革命 43 週年之際在德黑蘭發表講話。從 1979 年開始,伊朗革命的 DNA 中就包含了摧毀以色列的目標。(信用:總統網站/WANA(西亞新聞社)/通過路透社講義)馬克龍的更多評論馬克龍表示,他相信這樣的結果仍然是可能的,但應該“盡快”發生,法國總統表示。馬克龍還敦促釋放四名法國公民,他說他們在伊朗被“任意關押”。伊朗對以色列的威脅現狀如何?軍事事務:前以色列國防軍情報負責人海曼:伊朗希望以色列感到受到威脅,但希望保持核不透明。由YONAH JEREMY BOB發佈時間: 2022-07-22 14:02根據前軍事情報局局長少將的說法,伊朗本週早些時候發表聲明稱,如果它決定對以色列構成威脅,它現在有能力開發核武器,但它仍然對其核進展保持不透明。 . (退休)塔米爾·海曼。海曼是最近退休的軍事情報局局長,並於 5 月成為國家安全研究所 (INSS) 的執行主任,該研究所被許多人視為以色列最受推崇的智囊團。“該聲明的背景是圍繞[美國總統喬]拜登訪問該地區的一系列[以色列]大聲威脅[針對伊朗]。來自政客、領導人、每個人、媒體——這是一個威脅伊朗的節日,”海曼在上任後首次接受英國媒體採訪時說。不過,他指出,伊朗的反威脅只是“在拜登離開之後”才出現。海曼解釋了德黑蘭的想法。“伊朗的威脅在談判過程中增加了另一個討價還價的籌碼,”它玩遊戲說,“'我不會做下一步,但我們正處於[核]門檻的邊緣。我們擁有製造核武器的所有步驟;它所需要的只是我們的決定。這是閾值的定義。他[發表聲明的伊朗官員]也知道他說得不准確。他們需要 25 公斤濃縮到 90% 的鈾,”他說,伊斯蘭共和國仍然沒有。這位前情報負責人說,這就是為什麼伊朗官員謹慎地確定了他的威脅,並指出目前他們只有60% 的濃縮鈾,並根據他們能夠迅速躍升至 90% 的問題來界定問題,只要他們能夠做出決定。2021 年 5 月 23 日,在奧地利維也納,冠狀病毒病 (COVID-19) 大流行期間,伊朗國旗在國際原子能機構 (IAEA) 總部前飄揚。(來源:REUTERS/LEONHARD FOEGER)他說,這一切都可能是作為“我處於門檻狀態的討價還價籌碼——儘管這還不是很準確”。此外,他發現有趣的是,一位具有一定訪問權限但不在第一權力圈內的顧問提出了這一主張。根據海曼的說法,有一群伊朗人“想重新達成協議……但 [阿亞圖拉阿里] 哈梅內伊不想再次犯同樣的錯誤。”他說,哈梅內伊將2015 年 JCPOA 伊朗核協議視為一次失敗的實驗,他“喝了與西方合作的毒杯”,以對抗他更好的判斷,以拯救伊朗經濟免受制裁,但美國在之後退出了才兩年,沒有留下什麼實實在在的成績,讓他難堪。“他們需要一些非常實質性的東西才能讓哈梅內伊讓他們”回到交易中去,所以他的一些工作人員正試圖向西方施壓,讓他們“做出一攬子承諾,這些承諾非常有吸引力,以至於他會答應”,他說。然而,他表示,伊朗的聲明也可能不僅僅是一個討價還價的籌碼,最終可能變得真正危險。他在分析威脅構成真正危險的可能性時說,一些伊朗分析人士認為,根據伊斯蘭法律,“伊朗永遠不會試圖獲得核武器——只是到了臨界點,因為哈梅內伊說核武器是被禁止的”。相比之下,他說當前信息的更黑暗的情況是“他們說沒有針對的法律判決。我們需要做的就是做出決定,如果你刺激我們太多,我們就會製造核武器。”伊朗多久完成武器化?面對估計伊朗可以在兩年或短短七個月內掌握鈾濃縮以外的武器化技術,他說,“我說不到兩年,但假設是兩年。他們擁有許多製造武器的技術組件、知識和更廣泛的能力。“他們有一顆從火箭發射的衛星。他們曾經將它發射到太空。這種發射衛星的火箭也可以發射核彈頭,儘管不能保證它的成功,”他解釋說。他說,以色列情報機構從摩薩德對伊朗核檔案的突襲中得知,伊斯蘭共和國“致力於內爆系統、中子引發系統、快速照相機,並且取得了重大進展。即使他們沒有完成完整的測試,他們也完成了數學和物理。”不過,“並非每個領域都準備好了。他們必須致力於冶金問題。將氣體變成金屬並將其製成彈頭是很複雜的。然後將其連接到保險絲、內爆系統和彈道導彈,這些導彈將在其面臨的物理條件下倖存下來。”即使德黑蘭孤立地掌握了許多這些技能,將它們成功地整合在一起“也需要時間;不會是明天。”以色列什麼時候需要進攻?所有這一切都讓海曼開始討論“進攻的最後期限是什麼時候?” ——他列舉了三種情況。他描述的第一種情況是等到最後一分鐘,一直等到一切都完成,而不是在彈道導彈上放置一個特定的核彈頭,以便它準備好發射。他說沒有人會等這麼久,因為它有可能錯過窗戶和核導彈發射,或者因為即使你攻擊這樣的系統,只要擊中它們就可能引起核爆炸。第二種情況仍然很冗長,但稍早一些:在伊朗掌握內爆、冶金和將所有小元素結合在一起之前就發動攻擊。他說這也是一個問題,因為許多這些活動可以在非常難以找到的非常小的設施中進行。他的建議和許多其他人的偏好是較早的一點:在實現 90% 的鈾濃縮之前,因為更有可能破壞伊斯蘭共和國的核發展。海曼希望,儘管美國上週在這個問題上沒有具體的公開聲明,除了美國不會讓伊朗獲得核武器的通用(並且被許多人認為是無情的)口頭禪,拜登可能私下向以色列承諾,他會發現伊朗濃縮到 90% 是不可接受的。他說,如果美國在這種情況下與以色列制定強有力的應對戰略,那將是一項重大成就。所有這一切也導致了為什麼海曼寧願回到有缺陷的 JCPOA 而不是沒有交易,這與以色列政府的立場相矛盾。他說,由於所有這些漏洞,它將使伊朗退縮,遠離 90% 的濃縮,而現在伊朗擁有多枚炸彈,濃縮鈾的價值達到 60%。這可能是伊朗距離 90% 的數週與數月或更長時間之間的差異,這將有足夠的延遲時間來計劃攻擊(如有必要)。海曼堅持認為,推遲伊朗核問題並不是一個壞詞,並且可以讓以色列在需要打擊時做好更好的準備,並在其選擇的時間而不是德黑蘭的時間這樣做。以色列應該停止公開談論區域防空海曼表示,以色列官員在誇大正常化成果的區域防空系統問題上,應降低過於重要的語氣,專注於安靜的行動和在具體問題上取得進展。當被問及在阿聯酋或其他亞伯拉罕協議國家張貼的以色列 Iron Dome 系統和激光器時,他認為這個建議非常不切實際或被降級到非常遙遠的未來。相反,他說當前的防空談話是關於雷達和共享與檢測威脅有關的數據。他說,在技術層面上,以色列“可以在不公開的情況下,立即與美國建立一個[區域]防禦系統,並得到所有相關方的合作和相互尊重。我們只是連接了所有的雷達系統,並從擁有更多連接的傳感器中受益……並且需要共享相關信息。”但他強調,“禁止以色列領導它。美國需要帶頭。”國防部長本尼·甘茨最近說中東聯合防禦倡議已經很活躍是什麼意思?海曼說,他只是指美國擊落襲擊伊拉克的無人機的例子。他暗示這個問題被誇大了,有些人暗示中東北約即將成立。“我們不需要聯盟。他們不想要,我們也不需要。聯盟意味著對等報復的要求,就像在北約一樣。如果一個國家受到攻擊,每個人都必須反擊攻擊者。”塔米爾·海曼他說:“我們不需要聯盟。他們不想要,我們也不想要。聯盟意味著對等報復的要求,就像在北約一樣。如果一個國家受到攻擊,每個人都必須反擊攻擊者。我們不想陷入這種情況”,以色列有義務代表遜尼派阿拉伯國家開戰。“我們不希望他們干預[軍事上幫助以色列]——我們不需要它;我們不想依賴他們。”另一方面,他表示,“我們確實有共同的威脅。合作有相對的好處,但我們需要悄悄地,在桌子底下,謙虛地做……不要談論聯盟。“阿拉伯榮譽表明他們不希望猶太人幫助他們”太多,但如果重點是打擊伊朗的行動,他們將與以色列和美國合作,因為雖然以色列距離伊斯蘭共和國 600 公里,但各種遜尼派阿拉伯人這些國家距離我們只有 40 公里——這讓他們感到“害怕”,受到的威脅更大。與沙特的正常化將是緩慢的關於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他說:“沙特人有對巴勒斯坦人承諾的歷史。他假設,他們不能突然掉頭”並在沒有進展的情況下接受正常化。此外,他爭辯說:“國王老了。MBS即將繼承王位,但還沒有發生。有競爭,宮中有些人想法不同。沙特街頭反對與以色列的正常化。”海曼說,這些可能會破壞 MBS 登上王位的問題,將阻礙他在不久的將來實現正常化(也許儘管他有個人傾向),沒有與巴勒斯坦人達成協議或至少取得重大進展。此外,他還討論了伊拉克作為沙特和伊朗之間的中間人所扮演的複雜角色。他指出,沙特希望通過公開對話減少來自伊斯蘭共和國的威脅,伊拉克的一部分在伊朗的腰包裡,一部分則對獨立行動採取強硬態度。INSS 的重要貢獻所有這些艱難的困境和其他困境都需要以深刻的理解和細微的差別來處理,這就是海曼認為 INSS 如此重要的原因。他說:“沒有答案的問題需要一個獨立的智囊團。如果有一個明顯的答案,你就不需要一個獨立的智囊團——國家可以弄清楚。”但 INSS 負責人隨後提到了巴勒斯坦問題,過去的談判有時會導致失敗,從而將雙方推得更遠,而一國解決方案(有些人擔心這種情況變得更有可能)將使以色列失去其猶太民主。“然後怎樣呢?” 他問。他說,INSS 的全體工作人員正在處理這個問題,並指出,即使一個或另一個執政聯盟不採納他們的具體建議,只要不擔心短期政治問題而直接處理棘手的問題,就可以促進關於該問題的公開辯論。問題。此外,他說INSS的工作人員有多種政治觀點,反對一些認為它更左傾的人(最近加入INSS的一位成員是前總理本傑明內塔尼亞胡的國家安全委員會主席Meir Ben-Shabbat。) “不同的意見和不同的觀點是好的,”他說。此外,他還表示,INSS 正在認真細緻地解決政府和媒體經常忽視的問題,例如氣候變化(注意到歐洲目前的崩潰)、糧食安全、全球能源危機、外國對以色列民主的干涉通過社交媒體,加強以色列與年輕一代民主黨人的兩黨地位,他們對大屠殺的記憶不太感興趣,以及社會在阿拉伯和猶太以色列人之間的關係中的韌性。他說,氣候變化、年輕民主黨人的支持和以色列的社會復原力是嚴重的國家安全問題,已經產生了影響(注意 2021 年 5 月加沙戰爭期間以色列境內的騷亂),並且即將產生更大的影響。馬龍派主教在從以色列運送援助物資到黎巴嫩後被拘留大主教經常往返於黎巴嫩和以色列之間,儘管這是他第一次被拘留。通過TZVI JOFFRE發佈時間: 2022-07-22 13:54據黎巴嫩媒體報導,據報導,海法和聖地穆薩·埃爾哈格的馬龍派大主教週一被拘留,當時他正在將居住在以色列的黎巴嫩人民的錢和援助運送給他們在黎巴嫩的親戚。在為基督教神職人員做出的特殊安排下,大主教定期往返於黎巴嫩和以色列之間,但這是他第一次在此過程中被拘留。黎巴嫩媒體報導稱,他攜帶來自以色列的金錢和藥品。負責該文件的法官法迪·阿基基告訴黎巴嫩報紙《安娜哈爾》,大主教攜帶了大約 46 萬美元,並補充說這些資金來自居住在以色列的人,“其中大多數人為敵人的利益工作。”JPost 的熱門文章Read MoreIsrael elections: Both blocs still fail to form a coalition法官強調,這筆錢受黎巴嫩法律的約束,涉及從以色列進入黎巴嫩的所有物品。“我尊重教會,但有一條法律是抵制以色列的,我作為法官有責任執行它,”Akiki 說。法官補充說,大主教沒有被捕,只是在過境點接受檢查,每個使用過境點的人都必須通過,包括聯合國官員。事件在整個政治領域引發爭議這一事件引發了黎巴嫩馬龍派官員的憤怒,他們聲稱政府官員正在針對他們,因為馬龍派宗主教 Bechara Boutros al-Rahi 發表了反真主黨的言論。與此同時,真主黨附屬媒體聲稱,大主教正在為幫助以色列的黎巴嫩公民攜帶資金,而政客們正在利用這一事件促進正常化。根據馬龍派主教會議週三發表的一份聲明,哈格在從以色列教區前往黎巴嫩的途中被拘留了 12 多個小時。主教會議抱怨說,大主教“沒有正當理由”受到審訊,並補充說,他的黎巴嫩護照、電話、文件以及用於黎巴嫩所有教派的病人和需要的醫療和經濟援助被安全部隊沒收。主教會議補充說,它“認為在大黎巴嫩共和國,主教在沒有任何權利、違反原則和習俗的情況下受到攻擊,並且不考慮他的個人、職位、角色和使命的情況下,是不可能發生的。 。”主教們要求追究每一位相關官員的責任,並“無論其職位如何”都予以解僱。主教會議補充說:“我們以最強烈的措辭拒絕、譴責和譴責在一個非凡和可疑的時期,出於已知的惡意目的,針對我們的兄弟穆薩·埃爾-哈格主教的預謀和設計。”安全、司法和政治力量”,以及歸還從大主教處沒收的所有援助物資。黎巴嫩Al-Akhbar報紙聲稱,哈格從以色列的黎巴嫩人民手中攜帶了一份黎巴嫩收款人的名單,其中包括因與以色列合作而被定罪的人。該報還聲稱,來自以色列的黎巴嫩人民對他們在黎巴嫩的親戚的支持已經“毫無道理”。黎巴嫩德魯茲政治家瓦利德·賈姆布拉特呼籲在騷亂中保持冷靜,稱“安靜處理比這種噪音更好”,但補充說,“我們拒絕以色列利用神職人員的職位,企圖為政治目的走私資金。”週五,哈格會見了黎巴嫩總統米歇爾·奧恩,討論了這一事件。

2022.07.12 國際新聞導讀-世界人口即將到達80億、中國人口紅利結束、伊朗核武協議僵持,伊朗繼續濃縮鈾物質、以色列新總理拉彼德有效改善對外關係

2022.07.12 國際新聞導讀-世界人口即將到達80億、中國人口紅利結束、伊朗核武協議僵持,伊朗繼續濃縮鈾物質、以色列新總理拉彼德有效改善對外關係

🄴 外交官的國際新聞導覽及中東中亞的歷史故事 Diplomat's daily news review and history research on Middle East and Central Asia

UN:世界人口將達80億 2023年印度人口超越中國2022/7/11 14:43(7/11 14:49 更新)聯合國11日一項報告預測,印度將在2023年超越中國,成為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圖為新德里一處公車站等車人群。(中央社檔案照片)(中央社紐約聯合國總部11日綜合外電報導)聯合國今天一項報告預測,世界人口預計在今年11月15日達到80億人,並指出印度將在2023年超越中國,成為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國家。法新社報導,聯合國秘書長古特瑞斯(Antonio Guterres)表示,這項人口總數里程碑「提醒了我們在關愛地球上的共同責任,並反思我們對彼此的承諾還有哪些不足」。但他未提及具體細節。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部的預測指出,世界人口正以1950年以來最慢速度成長。報告說,世界人口應在2030年達到85億人,在2050年達97億人,在2080年代達約104億人高峰,然後直到2100年都維持這一穩定水準。報告指出,雖然在幾個開發中國家觀察到淨出生率下降,但未來數十年世界人口的增長,有一半以上會集中在8個國家,分別是剛果民主共和國、埃及、衣索比亞、印度、奈及利亞、巴基斯坦、菲律賓和坦尚尼亞。(譯者:紀錦玲/核稿:蔡佳敏)1110711BBC:中國因人口益減 影響力可能被印度取代2022/6/21 12:07(6/21 13:05 更新)BBC報導,中國自2021年後人口將年均減少1.1%,其影響力可能會轉移至印度等他國。圖為北京家長帶著孩子出遊。(中央社檔案照片)(中央社台北21日電)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儘管預測稱本世紀將是中國世紀,但估計中國自2021年後,人口將年均減少1.1%,而印度人口可望在未來10年內超過中國,如此影響力可能會轉移至印度等他國。報導說,中國是當前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在全球占比超過1/6,經歷40年驚人增長,從6億6000萬膨脹至14億,但預計今年開始從增轉減,而且是1959年至1961年「大饑荒」以來首次下降。中國外銷訂單轉移東南亞 中媒:外貿寒冬來了嗎據中國國家統計局最新數據,2021年中國人口僅增長48萬,創歷史新低,與10年前常見動輒成長約800萬只是零頭。固然因嚴格的清零防疫措施影響年輕人生育的意願導致出生率降,但在此之前,中國出生率趨緩的情況已持續多年。1980年代末,中國總生育率達2.6(婦女生育孩子的數目),遠高於取代死亡所需的2.1,1994年以來,這個數字徘徊於1.6至1.7之間,2020年下滑至1.3,2021年僅1.15。中國當局在2016年已放棄一胎化政策,甚至去年頒布措施獎勵生三胎,但成效並不顯著,因歐美先進國家如澳洲和美國的生育率維持在1.6,邁向高齡化社會的日本則是1.3。當局在生育政策做多仍難以激勵中國婦女生養,普遍看法是小家庭成為社會主流趨勢,物價居高不下還有晚婚等,都是抑制生育率的原因,而一胎化政策導致中國育齡婦女少於預期,更是造成中國人口不增反減的關鍵。專題/獨生子女烙印伴隨終生 中國一胎化政策城鄉有別從一胎化到三孩 中國生育問題始終難解統計顯示,1980年以來因雙親只能生一胎,重男輕女的觀念作祟,多數家庭基於傳宗接代考量只選擇要男孩,於是男嬰和女嬰的比例失衡至120比100,有些省份甚至達130比100,而全球多數國家維持在106比100。上海社會科學院的研究小組預估,2021年以後,中國人口將以年均1.1%的速度下降,到2100年,中國人口將降至5億8700萬,不到現在的一半,如此將對於中國經濟產生嚴峻影響。因中國勞動年齡人口在2014年達到峰值,預計2100年將減至低於峰值的1/3,於此同時,65歲以上高齡老人將繼續攀升,並且約莫於2080年超過勞動年齡人口。也就是說,目前每100名勞動年齡人口需贍養20名老人,到2100年,每100名勞動年齡人口必須贍養高達120名老人,除非大幅提高生育率,否則經濟成長勢必放緩。況且過去中國經濟榮景相當程度靠著人口紅利支撐,這個利多因素日益消失,勞動力豐沛的越南、孟加拉與印度等將取代中國,接手低利潤率的勞動密集型製造業,甚至當前中國製造業勞動力成本已達越南的兩倍。此外,當中國人口結構持續朝高齡化社會的方向邁進之際,勢必得增加用於衛生、醫療和養老等方面的資源投入,如此一來將增加中國財政負擔,衝擊經濟發展。訂閱《早安世界》電子報 每天3分鐘掌握10件天下事訂閱澳洲維多利亞大學(Victoria University)政策研究中心(Centre of Policy Studies)的模型顯示,若中國不改變養老金制度,至2100年中國在這方面的支出將增長5倍,從2020佔GDP的4%提高至20%。而對於像是澳洲這樣的資源出口國而言,中國人口的變化可能導致澳洲等國的出口,轉向其他國家的製造商,對於美國在內的商品進口國而論,進口商品來源將逐漸轉向其他的新興製造業中心。(編輯:曹宇帆/唐佩君)伊朗表示已開始使用新的離心機將鈾濃縮至 20%國際原子能機構負責人格羅西說,伊朗使用了一種特殊的裝置,可以在濃縮水平之間迅速切換;據報導,德黑蘭有 43 公斤鈾濃縮至 60% 純度納賽爾·卡里米今天,下午 2 點 38 分0在伊朗原子能組織發布的這張照片中,2019 年 11 月 9 日,該組織的發言人貝魯茲·卡馬爾萬迪(Behrouz Kamalvandi)在訪問伊朗德黑蘭南部庫姆附近的福爾多核電站時向媒體介紹了情況。(伊朗原子能組織,來自美聯社)伊朗德黑蘭(美聯社)——據國家電視台報導,伊朗週日宣布,它已開始在其地下福爾多核電站使用先進的離心機將鈾濃縮至 20%。德黑蘭正在將鈾濃縮至 20% 純度——從武器級 90% 水平邁出的技術步驟——在深山深處的設施中使用一套新的最先進的離心機,這對本已渺茫的複蘇機會又一次打擊協議。伊朗原子能組織發言人 Behrouz Kamalvandi 表示,週六首次從先進的 IR-6 離心機中收集到濃縮至 20% 的鈾。他說,伊朗兩週前已向聯合國核監督機構通報了這一事態發展。離心機用於將濃縮鈾旋轉成更高的純度。德黑蘭 2015 年與世界大國簽署的核協議要求福多成為研發設施,並將那裡的離心機限制為非核用途。伊朗此前曾告訴國際原子能機構,它正準備通過其福爾多地下設施的 166 台先進 IR-6 離心機的新級聯來濃縮鈾。但它沒有透露級聯將豐富的水平。聯合國核監督機構國際原子能機構告訴美聯社,它週六證實伊朗正在使用一種裝置,使其能夠更迅速、更輕鬆地在濃縮水平之間切換。在給成員國的一份報告中,總幹事拉斐爾·格羅西描述了一個“修改後的子標題”系統,他說該系統允許伊朗將純度高達 5% 的氣體注入級聯的 166 台 IR-6 離心機中,用於生產濃縮鈾純度高達 20%。伊朗沒有對國際原子能機構的最新調查結果發表評論。幾個月來,核談判一直處於停滯狀態。美國伊朗問題特使羅伯特·馬利將卡塔爾的最新一輪談判描述為“有點浪費時間”。國際原子能機構上個月報告說,伊朗有 43 公斤鈾濃縮至 60% 純度——距離 90% 僅一步之遙。防擴散專家警告說,如果伊朗選擇追求它,那麼這種裂變材料就足以製造一種核武器。然而,伊朗仍然需要為其設計炸彈和運載系統,這可能是一個長達數月的項目。伊朗堅稱其計劃是出於和平目的,儘管聯合國專家和西方情報機構表示,伊朗在 2003 年之前一直有一個有組織的軍事核計劃。廣告德黑蘭不斷升級的核工作引起了人們的警惕,透明度迅速下降。上個月,伊朗關閉了來自全國各個核相關站點的兩打 IAEA 監控攝像頭。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在 2018 年放棄了核協議,並重新對德黑蘭實施了嚴厲的製裁,在更廣泛的中東地區引發了一系列緊張事件。伊朗的回應是大規模增加其核工作,增加其高濃縮鈾庫存並旋轉該協議禁止的先進離心機。以色列長期以來一直反對核協議,稱它推遲了伊朗的核進程,甚至結束了伊朗的核進程,並認為製裁解除賦予了德黑蘭在該地區的代理民兵力量。在 2018 年 6 月 6 日,伊朗伊斯蘭共和國廣播公司(IRIB)國營電視台的畫面抓拍中,三個版本的國產離心機在伊朗納坦茲(Natanz)伊朗鈾濃縮廠的電視直播節目中播放。(通過 AP 的 IRIB)週日,以色列總理亞爾·拉皮德呼籲聯合國重新對伊朗實施多邊制裁——這一提議在特朗普政府的推動下遭到了強烈反對。“國際社會的反應必須是決定性的:重返聯合國安理會並全力啟動制裁機制,”擔任看守領導人的拉皮德告訴他的內閣。“就以色列而言,在與伊朗核計劃的鬥爭中,它在外交和行動上保持完全的行動自由。”報告:以色列國防軍官員、政府在與黎巴嫩的海上談判問題上存在分歧在真主黨向天然氣鑽井平台發射無人機後,軍方表示建議停止談判,但以色列領導人認為談判可能取得進展由TOI 工作人員提供2022 年 7 月 9 日,晚上 9:083在 2022 年 7 月 2 日軍方發布的鏡頭中,以色列薩爾 5 級護衛艦在 Karish 氣田守衛著 Energean 浮式生產、儲存和卸載船。(以色列國防軍)據第 12 頻道周六報導,以色列軍方官員贊成停止與黎巴嫩就海上邊界爭端進行談判。這份未提供來源的報告稱,以色列國防軍建議在真主黨恐怖組織試圖在卡里什天然氣田發射無人機後凍結談判,該天然氣田位於黎巴嫩和以色列都聲稱屬於自己的海域。它說政府拒絕了這一建議,因為在與黎巴嫩達成協議方面似乎取得了一些重大進展。兩國之間的海上邊界爭端已持續數年。儘管美國試圖斡旋達成協議,但在這個問題上的談判一再陷入僵局,儘管美國能源事務特使阿莫斯·霍赫斯坦上週表示,最近的談判取得了一些進展。第 12 頻道表示,在美國總統喬·拜登訪問該地區期間,“可能”會取得一些額外進展。週六,以色列國防軍攔截了三架前往 Karish 氣田的真主黨無人機。真主黨證實它在之前威脅過該領域後發射了無人機。在上週三的另一起事件中,恐怖組織發射的一架無人機在黎巴嫩水域上空被擊落。週六事件發生後,部分無人機被取回並進行檢查。在 2022 年 7 月 2 日軍方發布的鏡頭中,可以看到海軍艦艇上的海基 Iron Dome 防空系統保護著位於 Karish 氣田的 Energean 浮動生產、儲存和卸貨船。(以色列國防軍)國防部長本尼甘茨週四表示,這些無人機來自伊朗。廣告一個月前,一個新的鑽井平台抵達該氣田後,真主黨領導人哈桑·納斯魯拉威脅以色列,稱他的組織有能力阻止那裡的工作,包括通過武力。以色列和黎巴嫩沒有外交關係,技術上處於戰爭狀態。他們各自聲稱大約 860 平方公里(330 平方英里)的地中海位於其專屬經濟區內。十多年來,美國一直未能成功地在雙方之間進行斡旋,過去三屆政府都向該地區派遣了具有相同任務的特使。以色列和黎巴嫩都在該地區擁有經濟利益,那裡蘊藏著利潤豐厚的天然氣。自 2019 年底以來一直面臨經濟危機的黎巴嫩將提供的資源視為擺脫當前局勢的潛在途徑。談判在 2020 年底取得了突破,但在黎巴嫩要求控制目前由以色列控制的另外 1,430 平方公里(552 平方英里)的海域後,談判再次陷入僵局。最近幾週,圍繞爭議的緊張局勢升級,此前一艘天然氣生產船抵達以色列,在 Karish 近海油田開展開採作業,引起黎巴嫩的譴責,黎巴嫩對部分油田提出了要求。以色列表示,該油田是其聯合國承認的專屬經濟區的一部分。向沙特阿拉伯傳達的信息很糟糕:“我們與該地區所有國家建立聯繫”總理說,拜登從以色列直飛沙特阿拉伯的航班“將帶來我們和平與希望的信息”;美國總統稱他的訪問是“走向正常化的步驟”由TOI 工作人員提供今天,下午 1:18更新於下午 1:550總理 Yair Lapid 將於 2022 年 7 月 10 日抵達耶路撒冷參加每週一次的內閣會議。(Maya Alleruzzo / POOL / AFP)在美國總統喬·拜登預計本週從以色列直飛那里之前,沙特總理亞爾·拉皮德週日呼籲該地區所有國家與以色列建立聯繫。“[美國]總統的專機將從耶路撒冷飛往沙特阿拉伯,他將攜帶來自我們的和平與希望的信息,”拉皮德在每週內閣會議的開幕式上說。“以色列向該地區所有國家伸出援手,呼籲他們與我們建立聯繫,與我們建立關係,並為了我們的孩子改變歷史,”他說。拉皮德表示,拜登的訪問將重點關注伊朗,並指周六有報導稱伊朗已開始使用先進的離心機在福爾多地下設施進行鈾濃縮,呼籲國際社會立即對德黑蘭實施制裁。拉皮德說:“就以色列而言,它在打擊伊朗核計劃方面保留了完全的行動自由——政治和行動自由。”預計拜登本週將在以色列和約旦河西岸進行為期兩天的緊湊訪問,隨後將前往沙特阿拉伯與中東地區領導人舉行週六會議,作為 GCC+3 峰會的一部分(海灣合作委員會——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爾、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以及伊拉克、埃及和約旦)。這張 2020 年 12 月 11 日,Maxar Technologies 拍攝的衛星照片顯示了伊朗福爾多核設施的建設情況(Maxar Technologies via AP)國家安全委員會發言人約翰·柯比周四表示,鼓勵阿拉伯國家加強與以色列的安全聯繫和整體關係是拜登訪問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的目的之一。美國希望在總統登陸前敲定一項倡議,將兩座紅海島嶼從埃及移交給沙特控制,作為協議的一部分,利雅得將採取一系列措施使兩國關係正常化以色列,一位阿拉伯外交官上週告訴《以色列時報》。廣告作為 1979 年和平協議的一部分,以色列將蒂朗和薩納菲爾群島的控制權移交給埃及,但雙方同意將這些島嶼非軍事化並允許多國觀察員部隊的存在。這位中東外交官說,以色列現在正在尋求沙特阿拉伯的類似保證,以簽署該協議,但利雅得一直不願以書面形式做出承諾。中東外交官證實了 Axios 新聞網站的報導,稱正常化措施將包括沙特阿拉伯向以色列飛往遠東的航班開放其領空,此外還為穆斯林朝聖者推出以色列和沙特阿拉伯之間的直飛航班。美國總統喬·拜登在 2022 年 6 月 30 日在馬德里舉行的北約峰會最後一天的新聞發布會上發表講話。(美聯社照片/蘇珊·沃爾什)拉皮德在拜登發表評論後幾小時發表上述評論,他在評論中表示,他將成為第一位從以色列直接飛往沙特阿拉伯的美國總統,這是以色列與沙特阿拉伯之間關係升溫的“小標誌”。阿拉伯世界和“走向正常化的步驟”。在周六華盛頓郵報的一篇題為“我為什麼要去沙特阿拉伯”的評論文章中,拜登還表示,他的政府正在“努力深化和擴大”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之間的正常化。在沙特阿拉伯,拜登預計將敦促增加沙特的石油產量,以期控制國內不斷攀升的燃料成本和通貨膨脹,這與他在競選期間承諾將利雅得視為人權記錄上的“賤民”明顯背道而馳以及 2018 年在土耳其謀殺和肢解 Jamal Khashoggi——一名出生於沙特的美國居民,以為《華盛頓郵報》撰寫有關王國統治者的批評文章而聞名——據稱是沙特王儲穆罕默德·本·薩勒曼的特工所為。在這張 2014 年 12 月 15 日拍攝的照片中,賈馬爾·卡舒吉 (Jamal Khashoggi) 在巴林首都麥納麥出席新聞發布會。(法新社/穆罕默德·謝赫)拜登說,該地區面臨許多挑戰——包括伊朗的核計劃和對代理團體的支持——但現在“壓力更小,一體化程度更高”。廣告自特朗普政府談判達成的 2020 年亞伯拉罕協議使以色列與四個阿拉伯聯盟國家之間的關係正常化以來,以阿兩國的安全姿態成倍增加。自去年五角大樓將與以色列的協調從美國歐洲司令部轉移到中央司令部或中央司令部以來,它們進一步發展。此舉將以色列軍隊與前阿拉伯對手組合在一起,包括沙特阿拉伯和其他尚未承認以色列的國家。“這些都是有希望的趨勢,美國可以以其他國家無法做到的方式加強這些趨勢。我下週的旅行將達到這個目的,”拜登說。Jacob Magid 和機構為本報告做出了貢獻。拉皮德與約旦國王阿卜杜拉在電話中討論關係和即將到來的拜登之行領導人討論“區域挑戰和機遇”;首相祝約旦君主宰牲節快樂由TOI 工作人員和LAZAR BERMAN今天,早上 5 點 59 分0文件:總理亞爾·拉皮德(左)和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右)。(Gili Yaari/Flash90;美聯社/Alex Brandon,泳池)週六晚,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的辦公室宣布,總理亞爾·拉皮德與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通電話,討論兩國加強合作的必要性以及美國總統喬·拜登本週即將訪問該地區的問題。根據他的辦公室發布的一份聲明,拉皮德祝國王和約旦公民在宰牲節快樂,這是一個標誌著麥加朝聖的穆斯林節日,並對約旦南部港口致命的天然氣洩漏表示哀悼。亞喀巴市。聲明中寫道:“阿卜杜拉國王祝賀拉皮德總理上任並祝他成功。”拉皮德辦公室表示,在通話中,兩人“討論了加強和深化以色列和約旦之間合作與關係的必要性”,以及拜登即將到來的訪問以及“地區挑戰和機遇”。預計美國總統將於週三在以色列開始為期兩天的訪問,然後直接飛往沙特阿拉伯吉達,與海灣合作委員會領導人(巴林、科威特、阿曼、卡塔爾、沙特)一起參加週六的 GCC+3 峰會阿拉伯和阿聯酋,以及伊拉克、埃及和約旦。拜登週六在華盛頓郵報的一篇評論文章中闡述了他即將到來的旅行計劃,並指出從以色列直飛沙特阿拉伯這兩個目前沒有正式關係的國家,標誌著兩國關係升溫的“小標誌”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之間的關係以及“走向正常化的步驟”。在訪問期間,拜登還將在伯利恆會見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主席馬哈茂德·阿巴斯,預計將在伯利恆宣布旨在加強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一攬子措施,一位美國高級官員周三在關於拜登行程的談話中告訴《以色列時報》。 .週五,拉皮德和阿巴斯通了電話,據信這是五年來以色列總理與巴勒斯坦權力機構負責人之間的首次直接通話。廣告電話交談是拉皮德在周六宰牲節假期前向穆斯林領導人致以最良好祝愿的一輪電話的一部分。這些電話還為總理提供了一個機會,可以在本週與地區領導人討論拜登的行程。據拉皮德辦公室稱,拉皮德和阿巴斯談到“繼續合作,以及確保安靜和平靜的必要性”。週二在巴黎,拉皮德告訴記者,雖然他不排除與阿巴斯會面的可能性,但目前沒有立即舉行會談的計劃。他的前任納夫塔利·貝內特(Naftali Bennett)排除了任何此類會議,並且在任期間沒有直接與阿巴斯交談。“我不會為了開會而開會,除非他們對以色列有積極的結果。目前它不在議程上,但我不排除它,”拉皮德在以色列駐巴黎大使館的簡報中說。一位熟悉此事的以色列消息人士周三告訴《以色列時報》,拜登政府一直在推動召開這一呼籲,並提議拉皮德為總統艾薩克·赫爾佐格和阿巴斯之間的會晤開綠燈。廣告赫爾佐格星期五還打電話給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主席,向他和巴勒斯坦人民獻上一個快樂的宰牲節,並討論拜登的訪問。阿巴斯週四晚上還在拉馬拉會見了國防部長本尼甘茨,討論了拜登出訪前的安全協調問題。根據甘茨辦公室的說法,會議“是在積極的條件下進行的”,他們“同意繼續進行安全協調,避免採取單邊措施”。藍白相間,新希望表示接近達成聯合競選的協議據報導,各方希望前 IDF 負責人 Eisenkot 將獲得第三名;Regev 表示,在 Likud 中沒有 Yamina 領導人 Shaked 的空間,她堅稱她會堅持自己的政黨由TOI 工作人員提供今天,下午 3 點 43 分12022 年 6 月 22 日,國防部長 Benny Gantz(左)和司法部長 Gideon Sa'ar 在耶路撒冷的議會上。(Olivier Fitoussi/Flash90)據報導,國防部長本尼甘茨的藍白黨和司法部長吉迪恩薩爾的新希望黨正在就即將到來的選舉中作為聯合名單進行高級談判。根據希伯來媒體的報導,兩黨成員已經開會商定在 11 月 1 日投票中聯合競選的條款,這將使甘茨成為領導者,薩爾位居第二。前以色列國防軍參謀長加迪·艾森科特受到藍白黨和總理耶爾·拉皮德的 Yesh Atid 黨的大力追捧,由於他的公眾知名度和普遍受歡迎程度,他被視為任何一方的主要抓手,他將獲得第三名如果他選擇與藍白新希望聯合陣營參選。艾森科特在 2015 年至 2019 年期間擔任軍事參謀長,據信有能力從左翼和右翼引入選民。這位退休將軍是 2021 年 3 月選舉週期中最令人垂涎​​的人物之一,他的名字在許多政黨的報告中都有關聯,但他最終決定不參選。據報導,聯合名單的其餘名額將由移民部長Pnina Tamano-Shata(藍白)、文化部長Chili Tropper(藍白)、教育部長Yifat Shasha-Biton(新希望)擔任。 ,以色列議會經濟委員會主席邁克爾·比頓(藍白黨)和住房部長澤耶夫·埃爾金(新希望)。通訊部長 Yoaz Hendel 和 MK Zvi Hauser 的 Derech Eretz 黨在從藍白聯盟分裂後加入了 New Hope,他們不會在名單上佔有一席之地,儘管目前尚不清楚哪一方做出了報導的決定。2019 年 1 月 27 日,以色列國防軍前參謀長加迪·艾森科特(右)在特拉維夫國家安全研究所年度會議上接受阿莫斯·亞德林的採訪。(INSS)藍白相間或新希望的報導都沒有官方評論。Sa'ar 否認了最近有關潛在合併的所有報導。在本屆議會中,藍白黨有八個席位,新希望黨有六個席位。但在最近的民意調查中,薩爾的政黨在選舉門檻的邊緣搖搖欲墜。廣告距離以色列人 11 月 1 日前往投票站還有近四個月的時間,很多事情都可能發生變化。雖然以色列的民意調查通常不可靠,但它們確實會影響政治家和選民的決策,尤其是在必須敲定政黨名單的最後期限之前。Regev 擊中 Shaked與此同時,利庫德集團 MK Miri Regev 表示,在即將到來的選舉之前,Ayelet Shaked 不會在利庫德集團的名單上獲得保留席位,新的 Yamina 負責人 Shaked 回應說,她計劃在該國前往民意調查。“肯定不會得到保留位置的人是 Ayelet Shaked,”Regev 在周六接受第 12 頻道新聞採訪時說。“她從右邊選票,然後給了左邊,我呼籲右翼分子不要投票給 Ayelet Shaked。”利庫德集團 MK Miri Regev 於 2022 年 5 月 24 日向州調查委員會就梅龍山悲劇作證後。(Yonatan Sindel/Flash90)“在她成為第一屆巴以政府的一員之後,她最終失去了做正確事情的機會,”Regev 說,他指的是阿拉伯政黨 Ra'am 是聯盟。“她與 [Naftali] Bennett 對公眾撒謊,”她說,她進一步呼籲利庫德集團成員不要投票給 Shaked,如果她要參加該黨的初選。利庫德集團是以色列少數幾個允許普通成員在初選中挑選一些候選人的政黨之一。據報導,4 月,利庫德集團的官員向亞米納 (Yamina) 立法者提供了其名單上的頂級保留職位,其中包括擔任內政部長的 Shaked。Shaked 曾擔任本傑明·內塔尼亞胡政治辦公室主任,後來在他的政府中擔任高級部長職務。廣告Shaked 回應 Regev,堅稱她打算在選舉中領導一個右翼政黨。“在議會解散和競選活動正式開始之間的這段時間,我專門提出問題和學習,組織和建設黨的權力,”Shaked在 Facebook 帖子中寫道。“請注意,我打算跑到最後,領導一個由右翼分子組成的政黨,”她寫道。2022 年 6 月 13 日,內政部長阿耶萊特在議會全體會議廳動搖。(Yonatan Sindel/Flash90)在上周成為其領導人後,Shaked 一直在努力穩定 Yamina。前黨領袖納夫塔利·貝內特辭去總理職務,在聯盟瓦解後宣布退出政壇,並將黨交給他的長期政治夥伴、亞米納的二號人物沙克德。根據他們的聯盟協議,他將總理職位讓給了拉皮德。貝內特去年決定在聯盟中與左翼政黨和伊斯蘭主義者拉姆合作,在一系列沒有結果的選舉之後,以色列政府有了一個運作良好的政府,但一些右翼政黨的選民對這一舉動感到不滿,其中三人其七名議會成員退出了聯盟。Amichai Chikli 從 2021 年 6 月一開始就拒絕加入該聯盟,稱其離黨的民族主義根源太遠了。然後在今年 4 月,另一位議員伊迪特·西爾曼(Idit Silman)以類似的理由放棄了聯合政府,並剝奪了貝內特在議會中的多數席位。最後一根稻草出現在上個月,當時亞米娜 MK Nir ​​Orbach 宣布他不會與政府投票,促使議會解散。黨內消息人士稱,Shaked 無意將 Silman 和 Orbach 留在 Yamina。有廣泛報導稱,Silman 將在 Likud 名單上獲得一個保留席位,但 Orbach 的未來卻不太明朗。與此同時,Yamina MK Abir Kara 週六表示,他不打算在 11 月選舉之前建立一個新政黨。廣告“我沒有組建政黨,”他告訴第 12 頻道新聞,但補充說,他贊成與其他具有相似價值觀的政黨合併。2022 年 5 月 1 日,內政部長 Ayelet Shaked(右)和 Yamina MK Abir Kara 介紹了他們減輕小企業官僚負擔的計劃。(Mark Neiman/GPO)卡拉去年在選舉前加入了亞米納。他是一個代表獨立企業主的有影響力的抗議組織的負責人,該黨希望他能帶上該組織數万名支持者中的一些人。亞米納的其他剩餘議會成員是雪莉平托和副宗教事務部長馬坦卡哈納,貝內特的親密盟友。目前尚不清楚 Kahana 是否會留在 Shaked 領導的 Yamina 中。上週,新希望領袖薩爾在一場競選活動中發起攻擊,如果在即將舉行的選舉後出現機會,Shaked 會毫不猶豫地將她的政黨帶入由內塔尼亞胡領導的政府。週五公佈的一項新民意調查預測,亞米納和左翼梅雷茨——都是當前聯盟的成員——將低於進入議會所需的 3.25% 的選舉門檻。

2022.06.27 國際新聞導讀-伊朗核武協議談判復活、以色列將重新國會大選、巴勒斯坦將歡迎拜登來訪

2022.06.27 國際新聞導讀-伊朗核武協議談判復活、以色列將重新國會大選、巴勒斯坦將歡迎拜登來訪

🄴 外交官的國際新聞導覽及中東中亞的歷史故事 Diplomat's daily news review and history research on Middle East and Central Asia

伊朗核談判本週末出現轉機——這意味著什麼?- 分析到 2025 年,當 Raisi 可以下令建造大規模工業規模的鈾濃縮離心機機隊時,會發生什麼?由YONAH JEREMY BOB發佈時間: 2022 年 6 月 26 日 21:42更新時間: 2022 年 6 月 26 日 22:192022 年 4 月 29 日,伊朗德黑蘭齋月的最後一個星期五,在一年一度的聖城日或耶路撒冷日的集會上展示了一枚伊朗導彈。(圖片來源:MAJID ASGARIPOUR/WANA(西亞新聞社)VIA REUTERS)廣告在上週末歐盟和伊斯蘭共和國聯合宣布取得足夠進展後,世界大國與伊朗的JCPOA 核談判可能會重回正軌。週末發生了什麼變化?即將到來的一輪談判在可能導致達成協議的方式上有何不同,而 2021 年和 2022 年到 3 月的幾輪談判都陷入了死胡同?它發生的房間有跡象表明,美國和伊朗最終將齊聚一堂,這是自 2021 年 4 月談判開始以來從未發生過的事情。雖然美國人和伊朗人之間可能進行過非官方的直接交流,但正式的具有約束力的談判都涉及穿梭由 P5(英國、法國、德國、中國和俄羅斯)在維也納附近不同地點的美國和伊朗代表之間進行外交。JPost 的熱門文章Read MoreProtest against overturning of Roe v. Wade to take place in Tel Aviv Tuesday這種安排是伊斯蘭共和國的要求,總是阻礙雙方之間的明確溝通和期望。本週末的歐盟-伊朗新聞發布會暗示,拜登政府官員和伊朗總統易卜拉欣·拉伊西的代表可能最終會面對面。這提高了人們對這是最終遊戲的期望,並使雙方能夠準確地知道對方的立場。2022 年 6 月 4 日,伊朗最高領袖阿亞圖拉·阿里·哈梅內伊在伊朗 1979 年伊斯蘭革命領袖阿亞圖拉·魯霍拉·霍梅尼逝世 33 週年之際在伊朗德黑蘭南部的霍梅尼聖地發表講話。(圖片來源:伊朗最高領導人辦公室/ WANA(西亞新聞社)/通過路透社分發)由卡塔爾或其他一些在歐盟幫助下的中東贊助商(而不是五常)贊助的歐盟官員表示,新談判的框架不會是 JCPOA 的五常。這引發了對中國和俄羅斯將被邊緣化的預期。鑑於美國和歐盟正與俄羅斯發生大規模衝突,而這場衝突甚至可能比他們與伊朗的衝突更長、更嚴重,因此將它們擱置一旁可能很重要。美歐與中國的關係並沒有與莫斯科的關係那麼糟糕,但也開始升溫。如果沒有這兩個國家在場,可能會更容易達成協議。文明的搖籃將談判轉移到該地區表明人們更加了解,任何交易的最初影響都將在中東感受到。讓沙特、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和其他海灣國家放心,對於讓美國簽署協議可能至關重要。以色列幾乎不會支持達成協議,但華盛頓可能希望抑制來自耶路撒冷的反對。在環境可以控制的非民主中東國家舉辦會談可能會促進各種創造性互動和信息傳遞,這在開放民主的維也納可能是不可能的。沿著這些思路,值得注意的是,許多人說,2010 年代美國在阿曼直接與伊朗進行的秘密會談實際上是 2015 年 JCPOA 的核心。伊朗的虛張聲勢已經來不及了伊朗的虛張聲勢已經來不及了。如果達成協議,而事實證明,賴西數月的拖延是虛張聲勢,試圖說服拜登做出更多讓步,那麼改變的是,虛張聲勢的時間已經用完了。三週前,國際原子能機構理事會在大約 10 年內第二次譴責伊朗,國際原子能機構負責人表示,如果伊朗在 7 月 1 日至 8 日左右的某個時間之前不重新打開其檢查員的監控攝像頭,他的機構將不再能夠完全支持 JCPOA 以阻止伊朗獲得核武器。上週末,美國發表了一份措辭奇怪的聲明,有條件地允許一些前伊斯蘭革命衛隊成員進入美國,假設他們不再存在安全問題。目前尚不清楚這一舉動在更廣泛的國家關係意義上意味著什麼。但鑑於拜登不願完全將伊斯蘭革命衛隊除名,這要么是美國對伊朗做出的有意義的妥協,要么是有面子的妥協。從最廣泛的意義上說,妥協可能導致伊朗有時由 IRGC 校友主導的經濟的大部分部門免受制裁。如果狹隘地使用,Raisi 仍然可以使用它來試圖緩和 IRGC 對交易的反對。以上都不會令以色列高興,以色列一直希望在無協議的情況下繼續打擊德黑蘭的核計劃,直到萊西在理論上真正退出該問題。然而,由於中國和俄羅斯支持伊朗,而拜登不願認真討論 B 計劃,因此無法確定耶路撒冷是否會從持續的僵局中獲得好的結果。最終,無論是否達成協議,更大的問題始終是:2025 年 Raisi 可以下令建造大規模工業規模的鈾濃縮離心機機隊時會發生什麼?以色列、美國和歐盟會達成協議,阻止伊斯蘭共和國將其轉化為核武器,還是阿亞圖拉已經佈置瞭如此多的棋子,以至於他們將被將死?內塔尼亞胡阻礙了穩定的政府——輿論只有真正的團結政府才能為以色列提供一個穩定可行的政府。不幸的是,只要內塔尼亞胡是利庫德集團的領導人,這是不可能的。蘇珊·哈蒂斯·羅勒夫發佈時間: 2022 年 6 月 26 日 20:23上週三,反對黨領袖本傑明·內塔尼亞胡在議會全會上就解散議會進行辯論。(圖片來源:OLIVIER FITOUSSI/FLASH90)廣告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在短短四個多月後,以色列將進行自 2019 年 4 月 9 日以來的第五輪選舉。不幸的是,以色列政體目前的局勢沒有其他解決方案。“變革”政府在以色列現實中生存的條件根本不允許在任何長期時間內佔上風,反對派(尤其是利庫德集團)充分利用其權力進行阻撓,無論是在議會中行為,並努力鼓勵一些聯盟夥伴——尤其是總理的議會集團——亞米納的叛逃。自 1990 年代末以來,各國議會聯盟和歐洲委員會都分別投入了大量時間和精力來加強世界和歐洲的民主。雙方都調查和推動的要素之一是一黨政府和聯合政府之間的建設性關係,它們在議會制政府中各自反對,例如我們的政府。JPost 的熱門文章Read MoreErdogan to meet with leaders of Sweden, Finland before NATO summit根據這兩個組織製定的原則,以色列目前的反對派——尤其是利庫德集團領導的猶太反對派——的表現在歷史上任何議會民主制中都是最具阻礙性的,並且在一定程度上是反民主的。在過去的 30 年中,儘管可以說,通過拒絕給予阻撓反對派在最重要的議會常設委員會中的應有代表權,該聯盟也助長了民主制度正常運作的崩潰,其藉口是,如果它如果屈服,不僅全會會變成三環馬戲團,而且委員會也會變得無法運作。預計今天將發生的議會過早解散,結束了我們去年經歷的荒謬的令人傷腦筋的戲劇。現在一場新的遊戲開始了:為期四個月的競選活動——以色列多年來經歷的最長的一次競選活動——將採用一套不同的規則,最終選民將決定以色列是否最終會獲得或多或少的穩定政府和通常執行反對,或進入另一個僵局和混亂時期。2022 年 6 月 8 日,以色列總理 Naftali Bennett 與 Yesh Atid MK Boaz Toporovsky 在耶路撒冷議會就“最低工資法案”進行討論和投票。(來源:YONATAN SINDEL/FLASH90)內塔尼亞胡的策略反對黨領袖本雅明·內塔尼亞胡預計將在遊戲中玩盡一切,試圖實現他夢想中的政府,該政府完全由利庫德集團、極端正統黨派、宗教猶太復國主義者以及任何新的或現有的加入變革政府的右翼政黨組成. 他的競選活動將包括繼續取消左翼和中間派猶太政黨的合法性,這些政黨不將其猶太復國主義主要與東正教宗教信仰和實踐聯繫起來,但無論他們的信仰或方式如何,猶太國家都是所有猶太人的國家生命的;拒絕在內塔尼亞胡領導的政府中任職的右翼政黨的合法性;以及邀請阿拉伯政黨加入政府或聯盟的合法性,除非有至少 61 個猶太 MK 支持它。此外,過去一年對貝內特的持續個人誹謗、侮辱和不尊重現在將轉移到Yair Lapid身上,他假定將擔任臨時總理,管理以色列,直到選舉後組建新政府。利庫德集團及其支持者已經開始利用這樣一個事實,即拉皮德從未完成他的高中入學考試,並在以色列國防軍周刊 Bamahane 擔任記者服役。他們還貶低他作為內塔尼亞胡第三屆政府財政部長和現任政府外交部長的成就。LAPID 可能會從內塔尼亞胡對他的名字 - Yair 的幼稚嘲弄中解脫出來,因為他與內塔尼亞胡的長子共享這個名字。最近在全會上,內塔尼亞胡把納夫塔利的名字玩弄得像個嬰兒欺負者:“ein gvul lenaftulei Naftali hamitpatel”(“蠕動的納夫塔利的蠕動沒有限制”)。利庫德集團的競選活動將繼續將變革政府稱為一個危險且完全無能的政府,並將內塔尼亞胡稱為以色列有史以來最偉大的領導人。作為回報,Yesh Atid(Lapid 的政黨)和其他 Just-not-Bibi 政黨的競選活動將側重於變革政府的成就(利庫德集團拒絕承認);關於這個政府灌輸的更平靜的氣氛和mamlachtiyut(政治家行為);關於內塔尼亞胡受到三項起訴並目前正在受審的事實;以及他的專制傾向,這體現在他計劃引入的一些法律中(上週,他支持利庫德集團的 MK 大衛·阿姆薩勒姆和梅·戈蘭提出的一項法案,該法案將賦予政府任命法官的權力),並且在途中,當他自己的 MK 沒有按照他的指示行事時,他就會對他們說話——或者更確切地說是對他們大喊大叫。競選活動還將關注來自宗教猶太復國主義黨的 MK Bezalel Smotrich 和 Itamar Ben-Gvir,如果內塔尼亞胡設法獲得他夢寐以求的 61 個多數席位,他們將擔任內塔尼亞胡在選舉後可能組建的任何政府的高級部長。目前的所有民意調查都表明,內塔尼亞胡獲得組建政府所需的多數席位的機會是可以實現的。然而,此時方程中有幾個未知數。拉皮德即將進行的績效評估首先是拉皮德有四到六個月的時間來證明他作為過渡總理的表現質量,同時受到當前猶太人反對派的不斷攻擊,我們知道這可能是惡毒的,並伴隨著無窮無盡的假新聞。誰來投票?第二個是選舉日阿拉伯人口的投票率。在第 24 屆議會選舉中,投票率僅為 44.6%,而在第 23 屆議會選舉中為 64.8%。這種投票率差異導致聯合名單在後一屆議會中獲得的 15 個席位與聯合名單和拉姆在本屆議會中獲得的 10 個席位之間存在差異。64,000 美元的問題是這次的投票率是多少:阿拉伯人是會衝到投票站還是更願意呆在家裡。當然,利庫德集團會盡其所能達到後一個結果,而公正非比比陣營將鼓勵前一個結果。我們實際上投票給誰?第三個未知數是選舉名單的確切組成:願意加入內塔尼亞胡政府的自由右翼政黨是否會參選;當前聯盟中的某些政黨是否有可能無法超過 3.25% 的合格門檻,是否會決定不參選或決定與另一黨在一個名單中一起參選;以及是否會有一些有吸引力的新演員加入比賽(例如,前 IDF 參謀長 Gabi Eizenkot 是否會加入 Lapid 作為他的二號人物,這會產生什麼影響?)。我仍然堅持——就像我在 2019 年 4 月所做的那樣——只有一個真正的統一政府,沒有詭計或詭計,基於 Likud 和 Yesh Atid 和/或 Blue and White 以及一個或兩個極端正統黨派之間的聯盟,可以為以色列提供一個穩定可行的政府。不幸的是,只要內塔尼亞胡是利庫德集團的領導人,這是不可能的。這位作家 1943 年出生於海法,在以色列議會工作多年,擔任研究員,並就時事和以色列政治發表了大量新聞和學術文章。她的著作《以色列議會成員對未定義工作的比較研究》將於 7 月底由 Routledge 出版。以色列選舉:政治隧道盡頭的曙光 - 分析如果說去年教會了這個國家甚麼的話,那就是這個州不能由那狹隘的多數人統治。作者:HERB KEINON發佈時間: 2022 年 6 月 26 日 19:52更新時間: 2022 年 6 月 26 日 22:172022 年 6 月 22 日,在以色列總理納夫塔利·貝內特和外交部長亞爾·拉皮德開始解散政府並舉行選舉後,本傑明·內塔尼亞胡被利庫德集團成員包圍。(圖片來源:RONEN ZVULUN/REUTERS)廣告以色列的政治前景依然黯淡。當然,右翼和利庫德集團的許多人都對貝內特-拉皮德政府的倒台微笑。畢竟,這就是他們為之努力、夢想、甚至祈禱的目標;Naftali Bennett 的政府——一個被他們稱為騙子、惡棍甚至叛徒的人——將會崩潰。在利庫德集團和宗教猶太復國主義黨內部,有些人熱切地等待著新的選舉。上週的民意調查顯示,四個猶太反對黨——利庫德集團、宗教猶太復國主義黨、沙斯和聯合托拉猶太教——在今天舉行的選舉中贏得了 59-60 個席位,敲開了能夠形成 61 個席位的大門聯盟。民意調查顯示,利庫德集團和宗教猶太復國主義黨在下屆議會中的席位從目前的 30 個席位增加到 35-36 個,而後者的 Bezalel Smotrich 和 Itamar Ben-Gvir 的席位從目前的 6 個席位躍升至 9 個, 增加了 50% —— 對黨來說,僅僅一年多就取得了不錯的成績。但是,即使利庫德集團、宗教猶太復國主義黨和兩個哈雷迪政黨能夠勉強組成一個 61 個席位的聯盟——目前還沒有民意調查顯示——如果去年教會了這個國家甚麼,那就是這個州不能被那個統治佔多數。2022 年 6 月 26 日,以色列總理納夫塔利·貝內特 (Naftali Bennett) 在一讀解散議會的法案前抵達內閣會議。(圖片來源:YOAV DUDKEVITCH)破壞現任政府的是,只有一個席位的多數,每個議會成員都可以將政府作為自己的要求作為人質。這是一種不健康的政治局勢。這次沒有成功,也沒有理由認為下次可以成功。但是,會出現相反的論點,如果前總理本傑明·內塔尼亞胡能夠在利庫德集團、宗教猶太復國主義黨和兩個哈雷迪名單的下一次選舉中達到 61 的神奇數字,那將是不同的。為什麼?因為,與現任政府不同,它將是一個意識形態上同質化的政府。這樣一來,您將不會有當前政府中存在的緊張局勢,因為每個人都會意見一致。但每個人都不會在同一個頁面上。即使在像正在討論的那樣一個強硬的右翼政府中,也有不同的陰影——從極右翼的宗教猶太復國主義黨的伊塔馬爾·本-格維爾,到代表這樣一個聯盟的左翼的UTJ 的摩西·加夫尼。當然不是在宗教國家問題上,而是在與定居點和巴勒斯坦人有關的問題上。如果 Gafni 會阻止 Ben-Gvir 試圖通過的東西怎麼辦,或者如果 Likud 中的某個人——例如 Yuval Steinitz 或 Tzachi Hanegbi——會認為宗教猶太復國主義黨甚至將政府拉得太右怎麼辦為他們?那麼,是什麼讓 Ben-Gvir 或派對中的其他人不會像 Yamina 的 Idit Silman 和 Nir ​​Orbach 以及 Meretz 的 Ghaida Rinawie Zoabi 和 Ra'am 的 Mazen Ghnaim 那樣做這種特技呢?或者,如果 Gafni 和 Shas 的 Arye Deri 想要立法讓利庫德集團中的一些人(例如 Amir Ohana 或 Yoav Gallant)感到不舒服的宗教問題怎麼辦?然後加夫尼或德里將扼殺政府。即使內塔尼亞胡可以拼湊出一個 61 人的聯盟,這將是一個曲折的聯盟,將難以執政。換句話說,即使在選舉後,前總理可以組建一個聯盟,並且該國不會因為聯盟僵局而自動進行新的選舉——就像 201 年 3 月和 9 月選舉之後的情況——該國從未擺脫自 2018 年 12 月以來的政治僵局。以色列需要的那種聯盟在形成更廣泛的聯盟之前,這種政治僵局不會被打破,比如擁有 66-72 個席位,其中沒有一個政黨或黨內的 MK 可以推翻政府。為此,反內塔尼亞胡陣營中現有的中間派和右翼政黨要么需要放棄抵制與內塔尼亞胡坐在一起的行為,要么他必須下台或被利庫德集團罷免。前者比後者更有可能。然而,要做到這一點,不與被指控犯罪的總理坐在一起的口頭禪需要結束。隨著該國進入另一場競選活動,並且這一口號已經越來越多地被聽到,任何一方都不應該限制他們的選擇,並通過承諾不與任何一方坐在一起來給自己戴上手銬。有人可能會爭辯說,貝內特已經表明,一個政黨事先做出什麼承諾並不重要,因為一旦聯盟談判開始,政黨領導人就很容易食言。例如,他在上次競選期間表示,他不會在政府中與 Yair Lapid 並肩作戰,也不會進入依賴阿拉伯政黨的政府——然後他兩者都做了。黨的領導人可能很容易食言,但這樣做是有代價的——貝內特現在正在為此付出代價,因為他違背了競選誓言,在一大群人的眼中,這剝奪了他執政的合法性。人口。空頭支票正如《教會論》中所說,“不許願總比許願不兌現要好。” 如果沒有任何一方從一開始就取消其他方的資格,聯合的可能性將會更大;如果沒有一方發誓不與其他方坐在一起。打破政治僵局的另一種方法是讓內塔尼亞胡退出,讓其他人領導利庫德集團。如果這位前總理願意這樣做,那麼明天可以在現任議會中組建一個替代政府,而不會讓該國陷入另一場選舉——或者在選舉之後,一個右翼政府很容易在沒有內塔尼亞胡掌舵的情況下成立。這不會發生,因為內塔尼亞胡已經明確表示他無意讓位。但是,如果他在下一次選舉後無法組建聯盟,或者他會組建一個在倒台前僅能存活幾個月的狹隘聯盟,那麼即使他想堅持並再試一次,也很可能,他的政黨可能會給他開門——這將結束政治僵局。然而,在那之前,該國將繼續深陷政治泥潭——幾個月後的新選舉不太可能顯著改變這種局面。以色列選舉:在即將到來的選舉中政黨組成如何變化?-分析第一個可能的合併是亞米娜和新希望。* 第二個可能的合併是新希望和國防部長本尼甘茨的藍白公司之間的合併。埃利亞夫·布魯爾發佈時間: 2022 年 6 月 26 日 21:41更新時間: 2022 年 6 月 26 日 22:252022 年 6 月 22 日,以色列國防部長本尼·甘茨、外交部長亞爾·拉皮德和總理納夫塔利·貝內特出席了在耶路撒冷舉行的解散議會法案的初步宣讀。(圖片來源:RONEN ZVULUN/REUTERS)廣告根據自上週一宣布選舉以來進行的民意調查,八個聯合黨中有五個正在接近選舉門檻:亞米納、新希望、工黨、梅雷茨和拉姆。選舉最有可能的日期是 11 月 1 日。假設是該日期,則必須依法不遲於 9 月 15 日將政黨名單提交給選舉委員會,距離現在近三個月。關於哪些方將獨立運行以及哪些方可能合併,存在多種可能性。JPost 的熱門文章Read MoreNorth Korea says US is setting up Asian NATO; vows stronger defense第一個可能的合併是亞米娜和新希望。新希望領袖吉迪恩薩爾週日宣布,他的政黨將單獨運行。然而,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政治家,他不會冒險跌破門檻,這為未來的合併留下了余地。兩黨是天然的意識形態夥伴。他們都反對兩國方案,並將改革法律制度放在他們的議程上。在上次選舉中,兩黨的許多選民都是利庫德集團的選民,他們不希望當時的看守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掌舵。兩者目前均由內塔尼亞胡領導下的長期教育部長(2009-2013 年新希望的 Gideon Sa'ar 和 2015-2019 年 Yamina 的Naftali Bennett)領導。在合併的情況下,兩方可以將他們的名單設置為“拉鍊”對齊,每個 MK 後面跟著來自另一方的 MK,第一個位置給投票更高的人。但是,兩黨有一個重大的政策分歧。Bennett 和長期合作夥伴 Ayelet Shaked 不排除坐在內塔尼亞胡手下,而 Sa'ar 斷然拒絕這樣做,並否認有報導稱他最近幾週與利庫德集團進行了秘密談判。薩爾及其政黨的其他前利庫德集團成員認為內塔尼亞胡腐敗;阻止他重新掌權是他們議程的重要組成部分。然而,亞米納的競選活動並沒有關注內塔尼亞胡的法律地位,而是關注他的國家安全和經濟政策,認為他不再是合適的領導人。無論如何,目前還不清楚貝內特是否會作為亞米納的領袖參選。對於不反對內塔尼亞胡領導的政府,Shaked 比 Bennett 更直言不諱。如果她接管該黨並且亞米娜繼續在選舉門檻附近進行民意調查,那麼她很有可能會選擇與利庫德集團或宗教猶太復國主義合併,而不是與新希望合併。第二個可能的合併是新希望和國防部長本尼甘茨的藍白公司之間的合併。薩爾和甘茨都明確表示將單獨行動,但兩位領導人的利益一致。新希望可能最有可能跌破選舉門檻。通過與藍白黨合併,它將加入一個一直在八次或八次左右投票的政黨。甘茨能得到什麼?雖然 NEW HOPE 對其能夠進入前 10 名的成員數量幾乎沒有影響力,但它可以通過三種不同的方式證明對 Gantz 有價值。首先,它可能會推動甘茨超過 10 人授權的門檻,並使藍白黨成為繼利庫德集團和 Yesh Atid 之後的第三大政黨。這將使甘茨在聯盟談判中發揮影響力,甚至可能使他在競選活動中成為繼內塔尼亞胡和亞爾·拉皮德之後的第三個總理人選。其次,通過加入新希望,甘茨可能能夠吸引那些不想投票給利庫德但計劃讓拉皮德不成為總理的右翼選民。他們將能夠吞下甘茨領導的右翼政府,甚至可能吞併甘茨領導的聯合政府。第三,無論有沒有貝內特,新希望和藍白之間的合併都可能會吸走亞米娜的生命。他們可以一起嘗試對抗利庫德集團對亞米納的提議,並將其作為一個“技術集團”——這意味著各方將在選舉後獨立運作——或作為一個統一的名單。Gantz-Sa'ar-Bennett 合併可能會在中右翼中產生一股新的政治力量,雖然實際上是一個長遠的目標。梅雷茲合併在左翼,工黨和梅雷茨可能最終決定合併。這不是一個複雜的決定。交通部長梅拉夫·米凱利(Merav Michaeli)領導下的工黨略微向左移動,他們之間的意識形態差異並不大。Meretz 負責人 Nitzan Horowitz 上週推動了與工黨的合併,稱應該只有一個猶太復國主義左翼政黨。然而,工黨領袖梅拉夫米凱利表示,工黨將單獨運行。兩項聲明都與雙方目前的民意調查結果相符,因為梅雷茨接近門檻,而工黨則處於 5-6 的授權範圍內。雙方將在 7 月 18 日舉行初選,工黨將在未知日期舉行初選。在初選之後,隨著 9 月 15 日截止日期的臨近,如果其中任何一個仍然接近門檻,他們很有可能會合併。類似的合併發生在 2019 年第 22 屆議會選舉中,當時梅雷茨、埃胡德·巴拉克的以色列民主黨和綠黨組成了民主黨陣營,並在 2020 年 3 月的第 23 屆議會選舉中,以及現在的利庫德集團 MK Orly Levy-Abecassis 的格舍爾黨。在合併時投票較高的人將能夠迫使對方對名單的實際構成做出讓步。巴勒斯坦權力機構擔心拜登的訪問將使巴勒斯坦問題邊緣化巴勒斯坦領導人還擔心沙特阿拉伯正在與以色列的關係正常化,拉馬拉擔心此舉會進一步加劇巴勒斯坦人的孤立。作者:哈立德·阿布·托梅發佈時間: 2022 年 6 月 26 日 17:46更新時間: 2022 年 6 月 26 日 20:07一群以色列高級官員前往約旦國王阿卜杜拉二世朝聖,而他只選擇了至少公開訪問拉馬拉的馬哈茂德·阿巴斯。(圖片來源:約旦皇宮/路透社)廣告在與巴解組織和法塔赫高級官員在拉馬拉舉行一系列會議,討論美國總統喬·拜登即將訪問以色列以及巴以關係的未來之後,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主席馬哈茂德·阿巴斯週日抵達安曼與約旦國王會談阿卜杜拉。在阿巴斯-阿卜杜拉會談之際,巴勒斯坦官員表示擔心巴勒斯坦問題將在有關在該地區組建新的以色列-阿拉伯軍事聯盟的討論之後“邊緣化”。巴勒斯坦領導人還擔心沙特阿拉伯正在與以色列的關係正常化,拉馬拉擔心此舉會進一步加劇巴勒斯坦人在阿拉伯世界的孤立。JPost 的熱門文章Read MoreFour killed, 70 injured in partial collapse of bullring in Colombia軍事聯盟和以色列-沙特關係都在拜登下個月在沙特阿拉伯和以色列舉行的會談議程上。巴勒斯坦官員表示,阿巴斯與阿卜杜拉國王的會談是在巴勒斯坦人和約旦之間繼續協調的背景下進行的。阿巴斯由巴解組織秘書長侯賽因·謝赫和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總情報局局長馬傑德·法拉傑陪同。PA-約旦關係3 月,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在拉馬拉會見了巴勒斯坦權力機構領導人馬哈茂德·阿巴斯。這位作家說,拜登政府將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領導人視為兒童或更糟。(信用:杰奎琳馬丁/路透社)根據安曼王宮的一份聲明,約旦君主告訴阿巴斯,約旦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及其事業。他還強調,結束巴以沖突的唯一途徑是通過兩國解決方案,並重申需要保持聖殿山聖地的現狀。阿卜杜拉告訴巴勒斯坦權力機構主席,約旦“一直與美國保持聯繫,並正在努力將巴勒斯坦問題置於拜登訪問該地區期間的首要議程。”週六晚上,法塔赫中央委員會表示希望拜登的訪問將“為加強雙邊關係提供一個真正的機會,並有助於為實現公正和全面和平的政治視野創造氛圍。”法塔赫領導人在阿巴斯主持的會議結束時強調了將巴解組織從美國恐怖分子名單中刪除並重新開放被特朗普政府關閉的巴解組織駐華盛頓外交使團的重要性。法塔赫領導人呼籲拜登履行他對巴勒斯坦人做出的選舉承諾,包括重新開放同樣被特朗普政府關閉的美國駐耶路撒冷領事館。中央強調了這一點的重要性。他們還敦促拜登重申其政府對兩國解決方案的認可,並反對任何改變耶路撒冷現狀、聖殿山和定居點擴張的行為。領導人說,他們討論了“以色列對巴勒斯坦人民及其土地和聖地的危險和持續升級”。法塔赫委員會在會後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說:“本屆政府和以前的以色列政府所奉行的這一政策證實,沒有以色列可以促成和平的伙伴。”“要求世界立即採取行動,為我們的人民提供國際保護,執行聯合國秘書長在聯合國大會上發布的決議,停止鼓勵以色列佔領者採取譴責和沈默的政策。犯下更多滔天罪行。我們的人民不會對這些罪行保持沉默。”在拉馬拉開會週四晚上,阿巴斯在拉馬拉主持了巴解組織執行委員會的會議,還討論了拜登訪問的準備工作。委員會成員要求拜登政府未能履行其對巴勒斯坦人的承諾。該委員會呼籲建立“嚴肅的機制,以落實拜登總統的承諾和美國政府關於重新開放美國駐東耶路撒冷領事館的討論”。巴解組織委員會表示,未能兌現承諾表明美國“繼續在各個層面支持佔領”。以色列向南黎巴嫩陸軍退伍軍人提供住房補助財政部長阿維格多·利伯曼:“我們將永遠記住蘇丹解放軍戰士與以色列國防軍戰士並肩作戰的戰鬥。”安娜·阿倫海姆發佈時間: 2022 年 6 月 26 日 15:20更新時間: 2022 年 6 月 26 日 18:272021 年 3 月 9 日,激進分子在特拉維夫國防部辦公室外抗議為前南黎巴嫩軍隊 (SLA) 戰士提供更好的財政支持(圖片來源:FLASH90)廣告政府已批准一項為前南黎巴嫩陸軍士兵提供住房援助的提案。許多蘇丹解放軍退伍軍人在與以色列國防軍對抗真主黨後逃往以色列,多年來一直面臨住房困難。國防部長本尼·甘茨和財政部長阿維格多·利伯曼的提議將為大約 400 名未擔任指揮職務且未獲得國家任何援助的前士兵提供援助。作為提案的一部分, SLA 退伍軍人將獲得一次性 550,000 新謝克爾的住房經濟援助。根據部際小組確定的等級,從現在到 2026 年將發放補助金。來自 Jpost 的最新文章熱門文章READ MOREBennett: I won't rule out sitting under Netanyahuin future援助將僅提供給在 SLA 中服役的人員或已故 SLA 退伍軍人的配偶,前提是他們居住在以色列。蘇丹解放軍戰士融入以色列本屆政府的決定是大約四年前開始的持續進程的一部分。當時,以色列國防軍建立了一個由少將領導的團隊。Itai Veruv 解決在 SLA 戰鬥人員融入以色列過程中造成的差距。2021 年 7 月 4 日,在以色列北部梅圖拉,國防部長本尼·甘茨 (Benny Gantz) 在紀念南黎巴嫩軍隊 (SLA) 陣亡士兵的新紀念碑儀式上發表講話(圖片來源:BASEL AWIDAT/FLASH90)IDF 領導工作人員與國防部和財政部合作,以創建一個模型來解決 SLA 退伍軍人面臨的住房問題。這導致政府與甘茨和利伯曼合作制定了周日上午批准的決議提案。SLA 是1975 年內戰爆發後脫離黎巴嫩武裝部隊的主要基督教“自由黎巴嫩軍”分裂組織的產物。SLA擁有約 2,500 名士兵,是以色列在黎巴嫩南部對抗真主黨的主要盟友,其傷亡人數比以色列國防軍高得多。在以色列國防軍單方面撤出安全帶後,大約 7,000 名蘇丹解放軍士兵和軍官的家屬逃到以色列,原本預計會有 450-600 人來。雖然他們已獲得公民身份,但許多現年 54 至 65 歲的前蘇丹解放軍戰士不會說希伯來語。由於沒有工資或養老金,許多人難以維持生計。自 2000 年以來,已有數千人離開以色列前往第三國,現在只剩下 3,000 人。那些為以色列而戰的人根據以色列國防軍發言人部門發布的一份聲明,這筆贈款將提供給那些為以色列國而戰的人,“考慮到他們中的大多數人的經濟困難,特別是在住房問題上。”軍方說:“以色列國防軍認為,為幫助我們並將他們在以色列國命運聯繫起來的人提供適當和尊重的條件很重要。”軍方表示,在過去幾年中,作為進程的一部分,所有居住在以色列的蘇丹解放軍人員都得到了聯繫,並與所有蘇丹解放軍指揮官重新聯繫,“同時調解和彌合蘇丹解放軍指揮官和戰鬥人員之間的裂痕”。IDF 參謀長 Lt.-Gen 評論了這一決定。Aviv Kohavi 表示,雖然這花了幾年時間,但他“很高興我們的努力今天取得了成果”。“我們非常感謝和承諾我們的戰友,黎巴嫩南部軍隊的士兵,他們與我們並肩作戰多年並冒著生命危險。他們應該過上有價值和受人尊敬的生活,”他說。“我們已經在這個問題上工作了四年,我很高興我們的努力今天取得了成果。這條路還沒有結束,但我們認為這一步是一項重大而寶貴的成就。”1982 年,南黎巴嫩軍隊的一個單位在 Kiryat Shmona 舉行的贖罪日遊行中行進。(圖片來源:HERZ/JERUSALEM POST ARCHIVES)SLA 戰士的遺產除了住房補助金外,以色列國防軍的一個團隊還參與了紀念蘇丹解放軍戰士的遺產。它在以色列北部城市梅圖拉開設了一座 SLA 紀念碑,並開始規劃一座博物館,以紀念其在黎巴嫩的戰鬥遺產。蘇丹解放軍戰士還獲得了一枚競選徽章,該徽章已頒發給在安全帶參加戰鬥的所有部隊。甘茨說,這是“那些與我們並肩作戰並離開家園和家園的人的歷史正義”。“作為 20 多年前在離開黎巴嫩的路上關閉大門的人,我也為關閉這個圈子感到非常自豪和榮幸,我感謝財政部長利伯曼推動這一決定以及他對蘇丹解放軍戰士的承諾。”“這一決定是一項歷史性修正案,表明以色列國對蘇丹解放軍戰士的價值承諾”財政部長阿維格多·利伯曼“這一決定是一項歷史性修正案,顯示了以色列國對蘇丹解放軍戰士的價值承諾,”利伯曼說。“我們將永遠記住蘇丹解放軍戰士與以色列國防軍戰士並肩作戰的戰鬥。”

2022.06.20 國際新聞導讀-以色列與土耳其共同防範伊朗攻擊以旅客、以色咧攻擊敘利亞國際機場警告阿塞德莫配合伊朗運送軍火、以色列與伊朗終有一戰、Dorn Almog當選Jewish Agency主席

2022.06.20 國際新聞導讀-以色列與土耳其共同防範伊朗攻擊以旅客、以色咧攻擊敘利亞國際機場警告阿塞德莫配合伊朗運送軍火、以色列與伊朗終有一戰、Dorn Almog當選Jewish Agency主席

🄴 外交官的國際新聞導覽及中東中亞的歷史故事 Diplomat's daily news review and history research on Middle East and Central Asia

拉皮德將訪問土耳其,以阻止伊朗對那裡的以色列人的襲擊艾薩克·赫爾佐格總統自 3 月以來第四次與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交談,兩人稱讚各國在打擊德黑蘭的惡意活動方面的合作拉扎爾·伯曼 今天,下午 6 點 24 分更新於晚上 9 點 24 分2022 年 5 月 25 日,外長亞爾·拉皮德(中)在耶路撒冷外交部與土耳其外長梅夫魯特·恰武什奧盧交談。(Asi Efrati/GPO)由於嚴重擔心伊朗正密謀傷害該國的以色列旅行者,外交部長亞爾·拉皮德將於週四啟程前往土耳其進行短暫訪問。土耳其外交部長辦公室週日表示,拉皮德計劃在訪問期間會見土耳其外交部長梅夫魯特·恰武什奧盧,幾天后兩人通過電話談到了共同努力挫敗伊朗此類襲擊的消息。最近幾週,以色列一再向以色列遊客發出一系列嚴厲警告,要求他們避免訪問土耳其,並表示在土耳其當局的幫助下挫敗了未遂襲擊。與此同時,安卡拉試圖打消人們認為這是一個不安全的地方的觀念,並對以色列的警告感到惱火。拉皮德和恰武什奧盧最近一次見面是在 5 月下旬,當時土耳其外交部長對這個猶太國家進行了開創性的訪問。由於土耳其與以色列的關係在長期敵對後繼續解凍,他的此行是土耳其高級官員 15 年來首次訪問以色列。據伊朗梅爾通訊社報導,恰武什奧盧週日與伊朗外交部長侯賽因·阿米爾-阿卜杜拉希安進行了交談。報告稱,恰武什奧盧表達了與德黑蘭“改善雙邊關係並加強相互合作”的願望。獲取以色列每日版的時報通過電子郵件,永遠不會錯過我們的頭條新聞表單的頂端時事通訊電子郵件地址得到它表單的底部註冊即表示您同意條款拉皮德即將出訪的消息是在艾薩克·赫爾佐格總統與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通電話討論正在進行的安全協調的幾個小時後發布的。根據赫爾佐格發言人的一份聲明,總統感謝埃爾多安為土耳其保護以色列旅行者所做的努力,並強調“威脅尚未過去,反恐努力必須繼續。”2022 年 6 月 14 日,土耳其防暴警察走在伊斯坦布爾藍色清真寺前。(Yasin Akgul/法新社)聲明稱,兩國領導人強調了“這種合作對政府和國家之間建立信任的巨大貢獻”,並同意保持對話渠道的暢通。廣告自上周初以來,以色列官員一直在發出緊急警告,稱伊朗恐怖組織正在尋求通過針對土耳其境內的以色列人來報復5 月殺害一名伊斯蘭革命衛隊高級軍官的事件。以色列高級官員周五警告說,存在“具體”威脅,即伊朗試圖在周末對伊斯坦布爾的以色列人進行恐怖襲擊,並敦促所有公民立即離開土耳其。它還指示留在城市的人留在酒店。這些警告是在希伯來媒體未經證實的報導稱,以色列和土耳其情報部門已經共同挫敗了伊朗特工網絡的多次計劃襲擊,逮捕了一些嫌疑人。目前據信在土耳其有大約 2,000 名以色列人。週日,第 12 頻道報導說,前往該國的以色列人減少了,但沒有提供最新數據或消息來源。第 12 頻道援引官員的話稱,以色列特工正在土耳其與土耳其同行並肩工作,以阻止襲擊,並指出與當地官員進行了出色的合作。根據該報告,伊朗人幾個月來一直在策劃襲擊,顯然是為了報復高級軍官和其他被歸咎於以色列的人的殺戮。俄羅斯表示準備聯合國決議譴責以色列襲擊大馬士革機場據報導,安理會提案草案稱,罷工違反了國際法,破壞了地區穩定和敘利亞主權;以色列官員懷疑它會通過由TOI 工作人員提供今天上午 11 點 27 分2022 年 6 月 12 日,以色列空襲後,敘利亞大馬士革國際機場受損。(SANA)菅直人公共廣播公司週日報導,俄羅斯正在為聯合國安理會譴責以色列的決議制定一項提案,俄羅斯指責以色列最近對大馬士革機場發動襲擊,導致該機場幾天內無法使用。以色列官員向電視台證實,俄羅斯正在製定該決議,但懷疑它是否會獲得太多支持。美國在聯合國安理會也擁有否決權。這份報告稱,一份備忘錄草案宣稱,這次襲擊違反了國際法,破壞了地區穩定,侵犯了敘利亞以及“其他國家”的主權,這顯然是指發動襲擊的空域。儘管以色列尚未證實它是這次襲擊的幕後黑手,因此細節仍不清楚,但黎巴嫩過去曾在以色列戰機據稱侵犯其領空對敘利亞目標進行空襲後向聯合國提出申訴。備忘錄將襲擊歸咎於以色列,並表示必須承擔責任。它還聲稱,對機場的破壞是對敘利亞人道主義援助的重大打擊。然而,一名以色列官員向菅直人指出,“伊朗繼續利用敘利亞領土和機場走私武器。”上週,俄羅斯外交部副部長召見了以色列大使亞歷山大·本·茲維,表達了莫斯科對機場襲擊事件的關注。2022 年 6 月 12 日,在一場歸咎於以色列的空襲之後,敘利亞大馬士革國際機場正在進行維修工作。(SANA)據俄羅斯外交部稱,米哈伊爾·博格丹諾夫告訴本·茲維,莫斯科對以色列迄今提供的理由並不滿意,它正在等待“在現有俄以機制框架內防止敘利亞發生危險事件的進一步澄清” 。”俄羅斯表示,這次襲擊破壞了跑道和機場建築,並擾亂了向敘利亞平民運送人道主義物資。廣告多年來,以色列一再指控伊朗使用經敘利亞的航班從德黑蘭向其黎巴嫩恐怖代理人真主黨走私武器和導彈改進系統。一般來說,相對較大的武器被認為是通過伊朗的貨運航空公司通過敘利亞走私的,這些航空公司經常降落在敘利亞中部城市巴爾米拉以外的大馬士革國際和 Tiyas 或 T-4 空軍基地。據信,這些武器在被卡車運往黎巴嫩之前存放在該地區的倉庫中。敘利亞交通部上週最初表示,在“機場的一些技術設備停止運行”後,機場將關閉兩天。在後來的一份聲明中,它表示機場將關閉更長的時間,理由是跑道和第二航站樓受到“嚴重破壞”。週日,國營的 SANA 廣播公司發布了維修工程的圖片。機場的關閉暫時阻止了來自德黑蘭和其他地方的所有貨運和民用航班抵達。大多數航班現在都被改道到阿勒頗機場,在大馬士革機場修復之前,伊朗是否也會試圖在那裡走私武器還有待觀察。上週,2022 年 6 月 15 日,航班從大馬士革機場轉移後,乘客在敘利亞阿勒頗機場排隊等候(法新社)根據長達數年的政策,以色列沒有對這一事件發表官方評論。但在一個明顯的參考中,以色列國防軍負責人阿維夫·科哈維上週表示,在一場潛在的戰爭中,“任何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基礎設施都是攻擊的目標。”廣告襲擊發生後,俄羅斯猛烈抨擊以色列,稱其譴責以色列襲擊民用基礎設施的“惡行”,稱其“具有挑釁性”且“違反了國際法的基本準則”。甚至在遭到異常嚴厲的譴責之前,以色列就發現自己與俄羅斯不和,因為它在俄羅斯入侵後越來越多地支持烏克蘭,同時尋求維持在很大程度上由俄羅斯控制的敘利亞天空的行動自由。儘管如此,以色列官員仍發誓要繼續開展這項運動,以防止真主黨和以色列北部邊境的其他團體用先進和準確的武器武裝自己,無論俄羅斯不贊成或伊朗顯然試圖規避以色列的行動。俄羅斯表示準備聯合國決議譴責以色列襲擊大馬士革機場據報導,安理會提案草案稱,空襲違反了國際法,破壞了地區穩定和敘利亞主權;以色列官員懷疑它會通過由TOI 工作人員提供今天上午 11 點 27 分2022 年 6 月 12 日,以色列空襲後,敘利亞大馬士革國際機場受損。(SANA)菅直人公共廣播公司週日報導,俄羅斯正在為聯合國安理會譴責以色列的決議制定一項提案,俄羅斯指責以色列最近對大馬士革機場發動襲擊,導致該機場幾天內無法使用。以色列官員向電視台證實,俄羅斯正在製定該決議,但懷疑它是否會獲得太多支持。美國在聯合國安理會也擁有否決權。這份報告稱,一份備忘錄草案宣稱,這次襲擊違反了國際法,破壞了地區穩定,侵犯了敘利亞以及“其他國家”的主權,這顯然是指發動襲擊的空域。儘管以色列尚未證實它是這次襲擊的幕後黑手,因此細節仍不清楚,但黎巴嫩過去曾在以色列戰機據稱侵犯其領空對敘利亞目標進行空襲後向聯合國提出申訴。備忘錄將襲擊歸咎於以色列,並表示必須承擔責任。它還聲稱,對機場的破壞是對敘利亞人道主義援助的重大打擊。然而,一名以色列官員向菅直人指出,“伊朗繼續利用敘利亞領土和機場走私武器。”上週,俄羅斯外交部副部長召見了以色列大使亞歷山大·本·茲維,表達了莫斯科對機場襲擊事件的關注。2022 年 6 月 12 日,在一場歸咎於以色列的空襲之後,敘利亞大馬士革國際機場正在進行維修工作。(SANA)據俄羅斯外交部稱,米哈伊爾·博格丹諾夫告訴本·茲維,莫斯科對以色列迄今提供的理由並不滿意,它正在等待“在現有俄以機制框架內防止敘利亞發生危險事件的進一步澄清” 。”俄羅斯表示,這次襲擊破壞了跑道和機場建築,並擾亂了向敘利亞平民運送人道主義物資。廣告多年來,以色列一再指控伊朗使用經敘利亞的航班從德黑蘭向其黎巴嫩恐怖代理人真主黨走私武器和導彈改進系統。一般來說,相對較大的武器被認為是通過伊朗的貨運航空公司通過敘利亞走私的,這些航空公司經常降落在敘利亞中部城市巴爾米拉以外的大馬士革國際和 Tiyas 或 T-4 空軍基地。據信,這些武器在被卡車運往黎巴嫩之前存放在該地區的倉庫中。敘利亞交通部上週最初表示,在“機場的一些技術設備停止運行”後,機場將關閉兩天。在後來的一份聲明中,它表示機場將關閉更長的時間,理由是跑道和第二航站樓受到“嚴重破壞”。週日,國營的 SANA 廣播公司發布了維修工程的圖片。機場的關閉暫時阻止了來自德黑蘭和其他地方的所有貨運和民用航班抵達。大多數航班現在都被改道到阿勒頗機場,在大馬士革機場修復之前,伊朗是否也會試圖在那裡走私武器還有待觀察。上週,2022 年 6 月 15 日,航班從大馬士革機場轉移後,乘客在敘利亞阿勒頗機場排隊等候(法新社)根據長達數年的政策,以色列沒有對這一事件發表官方評論。但在一個明顯的參考中,以色列國防軍負責人阿維夫·科哈維上週表示,在一場潛在的戰爭中,“任何支持恐怖主義的國家基礎設施都是攻擊的目標。”廣告襲擊發生後,俄羅斯猛烈抨擊以色列,稱其譴責以色列襲擊民用基礎設施的“惡行”,稱其“具有挑釁性”且“違反了國際法的基本準則”。甚至在遭到異常嚴厲的譴責之前,以色列就發現自己與俄羅斯不和,因為它在俄羅斯入侵後越來越多地支持烏克蘭,同時尋求維持在很大程度上由俄羅斯控制的敘利亞天空的行動自由。儘管如此,以色列官員仍發誓要繼續開展這項運動,以防止真主黨和以色列北部邊境的其他團體用先進和準確的武器武裝自己,無論俄羅斯不贊成或伊朗顯然試圖規避以色列的行動。甘茨:以色列準備在需要時對伊朗採取進攻性選擇“我建議伊朗人不要測試這些能力,”國防部長警告說,德黑蘭正在努力瞄準以色列遊客由TOI 工作人員提供今天晚上 11 點 27 分國防部長本尼·甘茨於 2022 年 6 月 6 日在以色列議會領導藍白派會議。(Yonatan Sindel/Flash90)以色列國防部長本尼甘茨週日在接受第 12 頻道新聞採訪時表示,以色列正在準備針對伊朗的進攻方案,以備不時之需。最近幾週,以色列和伊朗之間的緊張局勢加劇,上個月在德黑蘭暗殺了一名伊朗高級官員並將其歸咎於以色列,伊朗境內還有其他一些安全和科學人員死亡,對敘利亞與伊朗有關的目標進行空襲。 ,來自伊朗領導人的威脅言論,以及伊朗越來越多地違反核協議。由於擔心伊朗特工計劃在那裡殺害或綁架以色列人,這些緊張局勢導致以色列最近幾天敦促其在土耳其的公民立即離開。該警告發布之際,媒體未經證實的報導稱,以色列和土耳其情報部門共同挫敗了伊朗特工網絡的多次計劃襲擊,逮捕了一些嫌疑人。鑑於以色列所描述的伊朗在伊斯坦布爾襲擊以色列人的迫在眉睫的具體威脅,甘茨說,“我們無法親自保護世界上任何地方的每一個以色列人。”他說:“我們正在與土耳其有關當局保持聯繫,我們當然主要是在準備進攻能力,如果需要的話。” “我建議伊朗人不要測試這些能力。”獲取以色列每日版的時報通過電子郵件,永遠不會錯過我們的頭條新聞表單的頂端時事通訊電子郵件地址得到它表單的底部註冊即表示您同意條款甘茨發表聲明之前,總理納夫塔利·貝內特 (Naftali Bennett) 當天早些時候發表了類似言論,他警告 伊朗不要企圖在國外策劃針對以色列人的恐怖襲擊,並威脅任何試圖這樣做的人都將付出代價。2022 年 6 月 19 日,納夫塔利·貝內特總理在耶路撒冷總理辦公室主持內閣會議。(Abir Sultan/Pool Photo via AP)“我們目前正在目睹伊朗企圖在海外多個地點襲擊以色列人,”貝內特在耶路撒冷每週內閣會議開幕式上說。“我們的新規則:誰發送,誰付款,”貝內特警告說,根據他的辦公室提供的一份英語聲明。“我們將繼續打擊那些派遣恐怖分子的人,以及那些派遣他們的人。”廣告貝內特說,以色列的安全機構正在採取行動阻止此類企圖,然後才能進行。貝內特指出,政府已要求以色列人避免不必要地前往土耳其,尤其是伊斯坦布爾,他說:“危險仍然很大。我呼籲以色列公民表現出個人責任並保護自己。”報告:官員擔心以色列前往阿聯酋、巴林、約旦、埃及在對土耳其的高級警告中,網絡稱安全官員警告說,如果伊朗變得“絕望”,它可能會試圖攻擊其他國家的以色列人由TOI 工作人員提供今天,晚上 10:01以色列人準備於 2020 年 12 月 3 日在以色列特拉維夫附近的本古里安機場飛往迪拜。(美聯社照片/Sebastian Scheiner)由於伊朗襲擊土耳其的威脅仍然很高,一家以色列電視網絡週日報導稱,高級官員也對前往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巴林、約旦和埃及的旅行感到擔憂。最近幾週,以色列 一再向以色列旅行者發出一系列 嚴厲警告,要求他們避免訪問土耳其,因為伊朗細胞正在尋找殺害或綁架以色列人的真實而直接的威脅。它還表示,它在土耳其當局的幫助下挫敗了未遂襲擊。第 13 頻道的新聞周日援引未具名的以色列安全官員的話稱,雖然其他目的地的威脅並不具體,但如果德黑蘭“不顧一切地”發動襲擊,危險可能很快就會出現。“我建議以色列人不要去那裡,如果他們去,他們應該格外小心,”該媒體援引一位未透露姓名的外交消息人士的話說。週日宣布,外交部長亞爾·拉皮德將於週四啟程前往土耳其進行短暫訪問,在那裡他將與土耳其外長梅夫魯特·恰武什奧盧會面。獲取以色列每日版的時報通過電子郵件,永遠不會錯過我們的頭條新聞表單的頂端時事通訊電子郵件地址得到它表單的底部註冊即表示您同意條款第 13 頻道周日報導稱,以色列安全官員最近幾天訪問了土耳其,並與土耳其同行分享了以色列在該國境內的伊朗打擊小隊的“非常詳細的情報”。2020 年 7 月 11 日,人們在拜占庭時代的聖索菲亞大教堂外拍照,這是伊斯坦布爾歷史悠久的蘇丹艾哈邁德區的主要旅遊景點之一。(Emrah Gurel/AP/File)第 13 頻道還報導說,一些小隊已經離開土耳其,顯然是由於土耳其和以色列的破壞努力,但一些特工仍然有伊朗明確指示殺死以色列人。該報告也沒有來源。自上周初以來,以色列官員一直在發出 緊急警告 ,稱伊朗恐怖組織正在尋求通過針對土耳其境內的以色列人來報復 5 月殺害 一名伊斯蘭革命衛隊高級軍官的事件。以色列警告阿薩德,如果伊朗繼續行動,將轟炸宮殿-報告在以色列據稱轟炸大馬士革國際機場,針對伊朗貨物之後,所謂的威脅發生了。由YONAH JEREMY BOB發佈時間: 2022 年 6 月 14 日 09:51更新時間: 2022 年 6 月 14 日 22:34阿維夫·科查維(左)和巴沙爾·阿薩德(右)(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 SANA/Handout VIA REUTERS)廣告阿拉伯新聞網站 Elaph 週一晚間報導,以色列威脅說,如果敘利亞總統巴舍爾·阿薩德不停止或減少在其領土內與伊朗的軍事合作,他將轟炸他的宮殿。《耶路撒冷郵報》無法獨立證實這一戲劇性的發展故事,以色列國防軍拒絕置評。該報告可能與以色列為擺脫伊朗在敘利亞的威脅所做的持續努力相吻合,也可能是各有關方面對此類努力的誇大。Elaph 總部位於倫敦,由與沙特領導層關係複雜的沙特人擁有,過去曾被以色列官員用來接觸阿拉伯世界,包括當時以色列國防軍負責人 Gadi Eisenkot 對沙特出版物的著名首次採訪2017 年。JPost 的熱門文章Read MoreUkraine's embassy slams Israel for not treating wounded troops艾森科特告訴埃拉夫,以色列國防軍和沙特一直在持續共享情報。根據 Elaph 阿拉伯語文章的英文翻譯,它“從一位高級消息人士那裡獲悉,以色列向敘利亞總統巴沙爾·阿薩德發送了一條信息,警告他不要繼續掩蓋伊朗在其國家的行動以及將優質武器轉移到敘利亞,並通知他,他的一座宮殿將成為以色列戰士在敘利亞進行的下一次襲擊的目標。”據稱以色列襲擊該地點後,大馬士革國際機場的跑道嚴重受損(圖片來源:IMAGESAT INTERNATIONAL)大馬士革轟炸所謂的威脅發生在以色列據稱轟炸大馬士革國際機場幾天后,目標是伊朗革命衛隊用民用飛機運往敘利亞的先進伊朗武器。ImageSat International (ISI) 和 Maxar Technologies 於週五晚上發布了襲擊影響的圖片,此前數小時,敘利亞交通部宣布,由於技術中斷,敘利亞首都以外的機場正在暫停航班。敘利亞國家控制的 SANA 通訊社聲稱,以色列在周五凌晨 4 點 20 分左右對大馬士革以南的目標進行了襲擊,造成 1 人受傷並造成物質損失。ISI 說,衛星圖像顯示軍用和民用跑道上都有三個撞擊坑,使它們無法運行,這“導致整個機場無法使用,直到修復”。俄羅斯的回應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瑪麗亞·扎哈羅娃譴責空襲,稱此類行動將民用航空公司和平民置於危險之中。“我們不得不重申,以色列對阿拉伯敘利亞共和國領土的持續砲擊違反了國際法的基本準則,這是絕對不可接受的,”她說。“我們強烈譴責以色列對敘利亞民用基礎設施最重要目標的挑釁性襲擊。”扎哈羅娃說,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給國際空中交通造成嚴重風險,使無辜民眾的生命處於真正危險之中”,並補充說,“我們要求以色列方面停止這種惡行。”這是在不到一周的時間內對敘利亞目標的第三次襲擊,被認為是以色列正在進行的“兩場戰爭之間的戰爭”的升級,以阻止和摧毀伊朗在那裡的軍事存在,特別是在先進武器方面。埃拉夫說,升級也發生在以色列和俄羅斯之間的關係因烏克蘭戰爭而有所惡化,導致莫斯科讓伊朗在其在敘利亞的行動中更加自由。到目前為止,俄羅斯一直是伊朗在敘利亞的存在以及靠近該存在邊界的緩和力量。Doron Almog在參加改革會議後被haredim猛烈抨擊Shas MK Moshe Arbel:“Doron Almog 對改革運動的快速而不必要的奉承表明他不配擔任新職位。”茲維卡·克萊因發佈時間: 2022 年 6 月 19 日 15:14更新時間: 2022 年 6 月 19 日 21:13Doron Almog 和 Yaakov Hagoel(圖片來源:猶太機構)廣告Haredi(超正統派)MK 和公眾人物週日批評猶太機構當選主席Doron Almog參加了在以色列舉行的改革運動年度大會。在當選為猶太機構主席兩天后,阿爾莫格因選擇由改革運動主辦的論壇作為他的第一次公開活動而受到哈雷迪領導人的抨擊。在 Walla 發布的一段視頻中,Almog 告訴與會者——包括北美猶太教改革聯盟主席拉比 Rick Jacobs;和工黨 MK Gilad Kariv——關於他的大女兒,現年 43 歲,她在改革猶太教堂的成年禮期間對 Torah 有一個 aliyah。當她 12 歲的時候,她說,'我要為律法書找一個阿利亞,'”他說。“我和我的妻子對改革派猶太教堂知之甚少,但她 [他的女兒] 發現了”那裡有一個。“她得到了她的阿利亞,非常高興。我們仍然有她在我們家中穿著高大禮帽並閱讀 haftarah [額外安息日閱讀] 的照片。”阿爾莫格在演講開始時說:“這是我當選後第一個選擇的地方”作為該機構的主席。耶路撒冷的猶太機構總部(來源:YONATAN SINDEL/FLASH90)“多倫·阿爾莫格對改革運動的迅速而不必要的奉承表明他不配擔任他的新職位。”沙斯 MK Moshe Arbel作為回應,Shas MK Moshe Arbel 說:“Doron Almog 對改革運動的快速而不必要的奉承表明他不配擔任新職位。不幸的是,他沒有成為一個統一的因素,而是選擇了一種分離的策略。”哈雷迪·利巴中心遊說組織主任奧倫·海尼格(Oren Henig)說:“今天,很明顯,任命猶太機構主席多倫·阿爾莫格是為了取悅改革少數派,迫使全體人民進行反傳統的扭曲。阿爾莫格在改革會議上透露,他和他的家人屬於改革社區。”猶太機構董事會成員拉比·佩薩赫·勒納 (Rabbi Pesach Lerner) 也是世界猶太復國主義組織的哈雷迪美國埃雷茲·哈科德什 (聖地) 黨主席,他說:“猶太機構的主席應該是一個不隸屬於政治的人物。運動,並應專門處理移民問題和加強猶太人與以色列土地的聯繫。我希望多倫·阿爾莫格週六的露面和言論是初學者的錯誤,並不代表他對猶太機構角色的專業立場。”改革運動評論以色列改革運動主席 Yair Lotstein 說:“對 Almog 參加由數千名以色列人參加的會議的攻擊,其價值觀與屬於當代猶太教主流的數十萬以色列人一致,這比任何事情都證明了狹隘的視野和完整的對猶太機構的作用和以色列國的基本價值觀缺乏了解。“改革運動將繼續致力於在以色列實現平等和宗教自由,並加強以色列國與散居國外的自由派之間的聯繫。”在《耶路撒冷郵報》獲得的一封信中,阿爾莫格寄給以色列和散居國外的猶太領袖,他說他“接受了猶太教育,其中最神聖的元素是以色列的土地、以色列國、以色列人民和以色列的遺產。”Almog 說,他的女兒 Nitzan “在 31 年前 12 歲時選擇為 Torah 做一個阿利亞,因為她出生時患有嚴重殘疾的兄弟 Eran 無法獲得自己的阿利亞。”“我們家沒有人屬於改革社區,我不打算加入改革社區或任何社區,”他說。“我加入[猶太機構]是為了團結[所有猶太人]。我們都是兄弟。[以色列民族內部]的分裂導致第一和第二聖殿被毀。我們不能放棄任何猶太人。”“我領導下的機構將專注於整個猶太人共同的共同問題,”阿爾莫格在講話結束時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