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我的家」

2021-10-08·28 分鐘

本集介紹

那是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晚上,北京的冬天異常的寒冷,一個知名樂隊正在各地巡迴演出,樂隊的名字叫“小娟和山谷裡的居民”。

在他們創作的歌曲中有一首叫“我的家”。“我的家是他圈起的一塊小地方啊,到處都是青草,全部是綠的。”聽眾朋友,這就是這首歌的全部歌詞。歌詞雖然簡單,但是在“兜哆地兜低哆”這樣的男女合聲,伴隨著輕快的鼓聲後,在由女主唱唱出這簡單的歌詞。在不同的曲調變化裡,卻都同樣洋溢著異常的歡快與幸福,這是一首從心底所發出的簡單的、幸福的歌。

這個樂隊由三位成員組成,主唱叫小娟,吉他手叫黎強,而樂隊的打擊樂手和口琴師則是北大畢業的音樂才子于宙。在一月二十六日晚上的演出結束後,已經大約是十點鐘,于宙和妻子開著私家車,行使在北京通州區北苑的楊莊路段上。
于宙是個高材生,在北大,于宙讀的是法語系,他通曉多種語言,多才多藝,對詩詞歌賦很有研究。他做鼓手是半路出家,一九九五年開始學的。于宙這人幹什麼事都特別實在,學東西專心致志,在某天的練習時,于宙突然開竅了,他發現打鼓要找一種身體的韻動,看似用力其實卻放鬆,仿佛武俠小說裡提的四兩撥千斤一般。而于宙的妻子許那,她學的是新聞,但寫的一手好詩,畫的一手好畫,當時在工藝美術圈子裡已是小有名氣的藝術家。

于宙一米八幾的大個頭,瘦高瘦高的。照片上,嬌小的許那挽著于宙的臂膀,小鳥依人般的,洋溢著滿滿的幸福。

二零零八年年初,南方爆發了特大雪災,北京的夜晚也是奇冷無比。當時為了迎接零八奧運,北京各個主要街道上佈滿了員警和便衣,如臨大敵一般。于宙夫妻正行駛在回家的路上時被攔了下來,當車窗搖下,刺骨的冷風灌進了車裡,隨著“奧運檢查”這冰冷的聲音飄進車內之後,于宙夫妻倆人誰也沒有想到,這一天竟是他們夫妻最後一次的相聚。

于宙常說自己要“笨鳥先飛”,然而,他人可一點都不笨哪。
1966年出生于東北松原,于宙11歲時全家搬到了長春市農安縣。1985年,于宙考上了北京大學,他是他們縣裡那一年的文科狀元。而許那也是長春出生的道地老鄉。于宙與許那相識、相戀了。

多才多藝的于宙為人幽默,人緣兒也特別好,家裡時常會來一大幫朋友,特別熱鬧。朋友們說,日常生活中看似不苟言笑的于宙幹什麼事情都特實在,像個哲學家,可絕對幽默,總是出其不意的帶給人心暖暖的快樂。

許那喜愛畫畫,于宙經常看著創作中的許那,許那畫的靜物和風景,總帶有超凡和靈動的韻味。而在1995年,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讓他們夫妻接觸到法輪功,未及三十歲,風華正茂的于宙夫妻倆同時開始了法輪大法修煉,他們在“真善忍”的實踐中,更加的相知與相惜。這段歲月清靜而美好……

隨著修煉,于宙認識到好的藝術家不是為求名利、表現自己,而應無私無我,把純真美好帶給聽眾。他努力在表演中把自己忘掉,好讓自己能達到人鼓合一的境界。同時他也用心鑽研樂器演奏,他把非洲的手鼓和西洋的架子鼓結合起來,打出的節奏別具一格。他還琢磨出很多辦法模擬自然的聲音。在舞臺上的于宙特別忙碌,他時而誠摯的吟唱,時而吹奏口琴,琴聲似山中流出的清泉,又時而在鼓手的那方寸之地魔法般變出不同的鼓聲,或清風撲面、或流水潺潺、或浪花拍岸,或如電閃雷鳴。

而妻子許那也在修煉中明確的提升了自己的藝術能力。一九九七年,她的作品作為得獎作品參加了文化部的中國藝術大展;一九九八年她也在中國青年油畫展中榮獲嘉獎。美術界的行家們品評說,她的畫,筆法純熟,色彩質樸。從畫中淡雅的野花、青青的原野和寧靜燈光下的書桌中能夠感受到作者心中的那份美好和平靜。很多人都讚歎許那的藝術天賦,但是許那總是很認真的說:是因為修煉之後,整個身心都變的很純、很正,她創作出來的東西人們才覺得有內涵。

那時,于宙、許那小倆口琴瑟和諧,生活美滿,在修煉上彼此督促,在藝術專業精進提升的同時,他們夫妻倆也樂於幫助其他的藝術家。當時在北京聚集了來自全國各地的人,大家都希望自己將來能在演藝界有所成就,但是在娛樂圈裡混很不容易。大家都知道有個名詞叫“北漂一族”,就是指這一群為了自己對藝術的夢想,而在北京漂泊的人。這些人生活很艱苦,他們夫妻就經常幫助這些處境艱難的同行們,他們把自己租住的房子免費給這些北漂們住。…………(廣播接續)

Powered by Firstory Ho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