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姐放

性姐放

Umy Chang 張亦萱

我是Umy 張亦萱,一位藝術家、共感人,和認知語言學家。我談人性。

Powered by Firstory Hosting

所有集數

5. 不搞笑

5. 不搞笑

🄴 性姐放

5. 不搞笑 從國小開始,我在每一個不同的階段,會喜歡上不同的人。我喜歡過同學、學長、很多人。我也喜歡過女生。我很困擾,因為我認為,我超淫亂。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那些情慾流動的灰色地帶:深夜裡的對話,密切往返的日記,裝沒事的繼續互敲,都是我的情感探索。 我現在轉彎了,直接U turn 翻翻自己的舊帳:我記憶力甚好。我觀察「那時,我是怎麼了?」我得到了清晰的結果。 我的情感流動,比性欲來得早,在國小高年級。一封情書就可以撩到我,一首情歌就可以打動我。我全身都在顫抖!心臟是麻痺的!但是我沒有性興奮,沒被性喚起,更沒有性高潮。 我那時根本不懂這些名詞。 我只覺談話往來當中,我是飄在天空中的,我很輕盈感覺很舒服。只是牽ㄧ牽手,我就超級開心,只是輕輕擁抱,我就大鹿衝撞,只是臉頰上的一啄,我也可以自感體溫500度。 然而,隨著對性的開竅,我越來越不舒服了。 在情慾流動上,我是一個徹頭徹尾的主動者。我太熟悉怎麼掌控氛圍了,我太知道怎麼調整口氣了,我太明白怎麼轉換心情了。所以我可以用被動者的姿態,度過每一個互動。我那時候深信,不要動才能反制,不論情感或性慾,反其道而行,才不會出錯。 那時候,我覺得情人是互相索取,我相信感情是一直關心,我認為性事是終極牽制! 快看!我都流出來了。 我有生理反應,我正在放空。 我沒有什麼感覺,我在放空: 「我到底,要什麼?」 我知道,人類有性、人類有性器、人類有性衝動、人類有性興奮、人類有性高潮。 我不知道,我的身體怎麼樣會舒服?身體舒服,為什麼心情很糟,為什麼記憶斷片? 我要理智地活著。 沒有自己幻想。沒有粉紅泡泡。 沒有共感幻覺。要怎麼做? 我都在想什麼? 「我想出家。」 我現在確認: 「我正在逃避,我被用過了。」 所以,我怎麼了?「我不敢分手,我不敢戀愛。我不能結婚生小孩。」 我在,物化自己,沒有把自己當人看。我是一個情慾工具,所以會被使用。 我承認,我有性經驗。 我沒結過婚,沒生小孩。 我現在單身,沒有性伴侶。 我不是處女。 我是一個人。 Powered by Firstory Hosting

4. 真老實

4. 真老實

🄴 性姐放

4. 真老實 我是怎麼和自己說話的? 我很難過的時候,是怎麼罵自己?我都說:「Umy,妳可以嗎?確定?」我很愉快的時候,是怎麼看自己的?我會說:「天呀!我好可愛。」我也覺得花痴,太傻眼了:D 「我覺得我很受傷」的時候,是什麼在傷我?他做的事情,傷害了我。 他頑皮捉弄我,我的手指被樹枝掃把刮出血了。他超怕,我知道,因為他轉身找同伴,他怕我失控崩潰,女生只會哭,好煩。 放心,我總是不說。因為,我怕老師狠狠處罰他,我擔心他媽媽毒打他,因為我不小心看到過。我來掩護他吧!先說沒關係,再裝沒事的繼續燦笑,這個專業的「忍耐」模樣,國小就練好了。 就是你欺負我,就是你拿樹枝掃把丟我,就是你把毛毛蟲放我背上,就是你抓我的各種辮子。但是我不會哭,因為這樣你會笑我。但是我不會和別人說,因為這樣你會被處罰。但是我不會兇巴巴,因為我知道你喜歡我。 我幾歲?10歲。 你呢?一樣。 我忍耐?我壓抑。 你呢?你不會表達喜歡。 我現在幾歲?30歲。 你呢?也不小了。 我可以覺得很怪、很糟、很沒事、很難受,我自己學會這種忍耐。只有我可以這樣做。 忍耐的極限是什麼?抽離。 抽離覺得痛的時候,工作狂。 抽離想要哭的時候,笑不停。 抽離太生氣的時候,瘋狂吃。 我的感情經驗,沒有性別多元,沒有倫理話題,簡單又平淡。裝了幾次交友軟體、幾次認識朋友,還是全數退出。我沒興趣。而且,我會擔心⋯ 我擔心什麼?對我有好感的人。 我不確定他們的心態,我不知道會不會有更進階的捉弄,我不曉得他們怎麼表達「喜歡」。我不接觸,我先逃開,馬上變成冷漠、高姿態、甚至兇狠的樣子。 和喜歡我的人互動時,我正在保護自己,在找身體界線,確認不是不小心碰到,最後直接不加好友。我也呵護自己,在顧理智線,確定只是一時衝動,然後選擇已讀不回。我更是照顧自己,在分話題深淺,知道還是意猶未盡,那出來喝杯咖啡吧。 情慾流動環境下,我慢熱。我謹慎觀察自己的樣子、我耐心評估自己的感覺。而一旦決定了, 我會認真。 #性姐放 #情史 #umychang Powered by Firstory Hosting

3. 太人情

3. 太人情

🄴 性姐放

3. 太人情 我太了解我了。 當我很沈默,我想走了。 為什麼?我不行了,一個人吧。 但我不了解我。 我最想做的事,都不知道。 為什麼?因為還沒找到。 我有太多面向了。我看不懂,我好害怕。我沒辦法預測。 其實是這樣的。 我怕受人八卦,我有偶包在意眼光,我會不安緊張超難過。與其這樣不如一開始就不出聲。 社會就是這麼複雜,處處大小圈圈。有人造謠是非,有人言語攻擊,很危險! 我很累:有很多群組要聯絡⋯每天都有情慾流動的故事⋯那個誰跟誰在一起了⋯有人佔了我便宜⋯ 我想反擊。 可是我,我是個太在意人情的人。你直接中傷我,我也不回反擊。 這是我的任性。 我心裡想著: 既然會受傷,就別出去吧! 待在這裏,自我保護。 可是我其實很自私。我又想: 如果我老了,誰要來保護我? 如果我病了,誰能來照顧我? 如果我不在了,誰來安頓我? 只剩我自己嗎?喔不!我要怎麼顧自己?我只會滑手機。 還做什麼?包包拎著。 出門,去練膽量。去找問題。 「想做什麼就去做什麼吧。」 這句話我說不出口。當我限制你的時候,我覺得你做什麼都不對。當我不要限制你的時候,我害怕你做什麼都不對。 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一個人,去做吧。 多了個聲音,才是挑戰: 「想早點起床?想自然醒?」 我需要睡好睡飽。 「想繼續創作?想踏實生活?」 我知道為了什麼。 「現在很想要?突然不想要?」 我該來看怎麼辦: 我想做的是「這些」,但我最需要的是「這個」,然後我要「這樣」才舒服。 這是我的韌性。 我柔韌地,說實話。 Powered by Firstory Hosting

2. 超共感

2. 超共感

🄴 性姐放

2. 超共感 歡迎來到: Umy超越4D技術的進階世界。 我沒有讀心術、沒有透視眼、沒特異功能。我只是把聽過的、看過的、想過的、難過的、經過的,情節大亂兜! 我是一個沒有____的人。 喔,那個符號是「底線」。 我會把它抽掉!當我覺得這樣身邊的人可以比較恣意表達的時候。我會變得透明,當我認為這樣身旁的人可以比較自然的時候。我會變得隨和,當我以為這樣對大家都好的時候。 然後,我就不痛了。 我的左臉腫成豬頭。我的眼睛大小眼,只有一眼睜得開。我的左手臂抬不起來。碎石扎進我的後背。玻璃刺進我中指的指甲縫了。刀片劃過身體,我見血了。我的大腿外側瘀青,變成了掰咖。 我的右腳動不了,是抽筋還是麻痹?我分不清楚。 那不是壞處,也不是犧牲,只是一種「自我」。我的一種超出我的感受的「自我感」,藉由忘記自己的存在,讓自己看起來很正常、沒關係、一模一樣⋯ 真的沒事。 結果我就忘記,我是誰。我發生什麼事?我在想什麼?我感覺怎麼樣?我不知道。 又是表面鎮定,回家崩潰。 我掉進了黑洞… 喂!這是哪裡? 拉我上去! 不是,不是這樣的。 我從沒忘記我是誰。 我很清楚我真正的樣子。 我一直都知道我自己是誰。 只是我應該是不能?還是說不敢?或是就不會,表現出來。 幹嘛裝?我怕呀。 怕什麼?被嚇到。 我有太多面向,有時很正經、有時很傻愣、有時很容易、有時很難搞,我怕⋯被當成神經病。 今天是新垣結U、明天是女版阿信,有時靦腆站、或是霸氣坐。頭髮可長可短,裝扮可公主可王子⋯或是一隻小狗勾。 我真正的樣子,是我喜歡的樣子。我真實的模樣,是我決定的模樣。我真確的態度,我誠實的姿態,是我突破自己的方式。 我是呀!我是個很不一樣的人,我的情感幅度很大,我的感官體驗很誇張,也很會在兩個極端間「直接切換」。不過,這樣的我,生活竟然還過得去? 這個情緒蹺蹺板,擺盪不定的樣子,是什麼樣子呢? 是一個持續擺動的穩定狀態。 是一個持續的穩定狀態。 是一個穩定狀態。 是一個「穩」。 Powered by Firstory Hosting

1. 高敏感

1. 高敏感

🄴 性姐放

1. 高敏感 我應該要對什麼時候的自己誠實?現在。就是現在。 「我太敏感,常常受傷。」 每個月發炎、狂流鮮血。一周前、三天前,我暴躁易怒,還耍憂鬱,拜託!血根本還沒流出來。然後是血流成河,累到爆炸、還曾翹班,痛得想跳樓,一個起身我直接暈眩,不誇張。那是小學五年級吧,課桌椅上都是血跡,初經沒多久的我,根本手足無措,男同學好奇又大叫,我一直想到,羞恥到了今天。 嘿!還有呢:「不可以進來。不可以去拜拜!都不可以喔。」 流血時,我升級超敏感族。 敏感到....以為我在說生理女? 我發覺,其實每個人都有月經。 我好痛。 我躺在床上,一雙手揍我、捏我、打我。我坐在地上,看到他被踹肚子,下面被抓去撞樹。我站在柱子後,有人在抓她頭髮,還潑水賞巴掌。我走在路上,一個人拖我到角落。我拿刀威脅3歲小孩。我把學弟抓起來,往外丟。我沒有朋友,下課沒有人跟我講話。我在房間捶牆壁、瘋狂罵,好沒用。 痛苦來時,我在黑洞的邊緣,請不要讓我墜落!我墜落了。 我以為我會死去,所以放手了!就這樣吧,我無能為力,好累。 沒抓牢的我,不小心讓光線襲入視線。太敏感了!明明大雨滂沱,烏漆麻黑的天空,我卻一直看到水晶燈閃爍不止。 我常常這樣,在最難過、痛苦、生理上劇烈心痛。對!我懷疑是不是瀕死時,總是看到太刺激的亮點。有的時候我是一邊聽音樂的,有的時候我是一邊喝咖啡的,更多的時候我只是...在吃地瓜! 猜猜怎麼著? 我就把音樂、咖啡、食物,和明亮繽紛的光點,全~部~超~連~結!我還更過分。我把聲音和影像搭配起來,發揮獨特的「共感超能力」,還演了第一季的情慾片~ 我呀…可真是適「性」發展。 是,完全是。這些情節,剛好和也讓我自己不小心動情了呢。 為什麼我動情了? 到底是?到底?? 是衝動?是感動! 以前說 「眾人皆醉我獨醒。」 現在說 「世界越隱藏,我越坦白。」 我是Umy,人與性的藝術家。性姐放第二季,還有好多話,很直接但是溫柔,繼續聽下去。 #性姐放 #hurt #umychang #sensitive #psyche #highly_sensitive #synesthesia #empath #empathy #synesthete #relationship #sexeducation #female_period #male_period Powered by Firstory Ho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