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Music Podcast 享樂播客

ShareMusic Podcast 享樂播客

Eddie

音樂和愛情故事,音樂和生活故事。

主播Eddie,一名來自馬來西亞的七字輩中年大叔,喜歡攝影,喜歡看書,喜歡音樂,喜歡創作。年輕的時候用自己的音樂和文字寫故事,寫情感,中年了,用喜歡的音樂和語音說故事,談感情。

啟動了「ShareMusic Podcast享樂播客」,讓經歷過80和90年代華文歌曲最輝煌的時刻,再到現如今音樂百花齊放的2020年代,他將不定時的分享一些經典好歌,也分享一些故事。

「ShareMusic Podcast 享樂播客」一個分享音樂和故事的聲音空間,希望每一次的分享都是一次寧靜而有趣的交流。

(節目中所有故事純屬虛構,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
Hosting provided by SoundOn

所有集數

Episode 8 離開我

Episode 8 離開我

🄴 ShareMusic Podcast 享樂播客

再怎麼不捨得,曾經付出得再怎麼多,現在怎麼樣的感到受傷害,某個程度上,人是不會因為沒有了誰而活不下去。更重要的是,只有別放棄了自己,才能讓自己從一段不完整的關係中脫離,然後繼續尋找屬於自己的未來和幸福。懂得放手,或許也是一種對自己的救贖。畢竟,那些曾經滄海難為水的誓言,放在一個連感情都很速食的都會和時代,有時還是顯得特別蒼白和薄弱。有一天當你走過了這個階段,當你經歷過了那些生活中所有的快樂的或糟心的事,看回當時的你,或許你會對當時你的感到不解。當然,無論如何,過去的一切都還是美好的,因為有了當時的你,才會造就了現在的你。至於現在的你過得好不好?其實不關乎你的曾經,而是在於過程中,你又是否找到了給自己一條生路的勇氣?

Episode 7 董小姐

Episode 7 董小姐

🄴 ShareMusic Podcast 享樂播客

那年的深秋,頂著灰灰暗暗的天,冷冷的風,從天安門,一路走著走到了地安門。從地安門西大街,再穿過荷花市場,走到了酒吧街。沿著什剎海一路走下去,街上的行人越來越多,腳步越來越快,大家似乎在趁著秋夜降臨之前,風越來越大之時,找一家酒館什麼的,躲進去聽聽歌,吃個飯,或喝兩杯。什剎海是一個有趣的地方,這裡有時候人潮熱絡,有時候卻稀疏冷清。待在北京的這幾個星期,有好幾天都會在街上走著走著,無意中就走到了這裡。或許經過這一帶的時候都接近飯點,也或許是這裡的音樂氛圍太好,總不會說是因為秋天的情緒,適合找一個驅散孤單的場合來偽裝自己。

Episode 6 我最親愛的

Episode 6 我最親愛的

🄴 ShareMusic Podcast 享樂播客

醫院的太平間外,一批客工正準備著進入殮房,幫一位忽然離世的同鄉辦理手續,然後做最後的瞻仰,再送他走完在馬來西亞的這一程。遺體經過處理以後,將會由業者直接送到吉隆坡國際機場,然後搭某一趟班機回到他的祖國~孟加拉。新冠肺炎爆發之前,每年都會有不少客工,從不同的國家來到馬來西亞打工。有的客工,在異鄉一待就是十幾二十年,幾乎落地生根了。但不管在這片土地上生活多久,他們仍然心繫家鄉,常常在下班以後,或三五個,或獨自的坐在路邊,拿起電話,或視訊或通話,和遠在故鄉的家人聯繫。

Episode 5 忘不了的你

Episode 5 忘不了的你

🄴 ShareMusic Podcast 享樂播客

下雨的一個晚上,酒館裡的吧台,坐著一個男人。吧台上擺著一個啤酒杯,剩下一半的啤酒像洩了氣一樣,連泡沫都懶洋洋的。男人有點發呆似的,偶爾看著那掛在牆壁上的電視螢幕,偶爾望望丟在吧台上的手機,偶爾又雙眼怔怔的看著啤酒杯。男人很安靜,他一個人坐了老半夜,漂亮標緻的服務生和他搭訕,他也只是報以微微一笑,不去搭話。酒保打完了酒,偶爾整理一下吧台,偶然拿起抹布擦擦杯子,偶爾將身體靠在身後的酒架,抽著菸,看著電視螢幕,男人兀自坐在那裡發呆。這不是男人第一晚來到酒館,他總喜歡坐在吧台,然後點了啤酒酌一整夜。男人的電話有時會響起,談話的內容無非是一些公事。男人說電話的時候,語氣總是有點不耐煩,但時不時的,他還是會拿起電話查看一下訊息,但幾乎每一次,他眼神裡流露出的,盡是失望⋯⋯。

Episode 4 寂寞公路

Episode 4 寂寞公路

🄴 ShareMusic Podcast 享樂播客

航班OD561,4時20分飛抵西貢國際機場。步出出境大廳,坐上了機場德士往麗士酒店直奔。司機是越南華僑,姓李,三年前從小鄉村來到大城市謀生。不諳華語,能操流利英語,基本上溝通沒有問題。他說,把家人留在鄉下,孤身在大城市生活,賺取金錢讓家人過日子,也供十一歲的孩子在鄉下唸書。他說越南很多人不會說英語,所以除了白天學堂教育,也讓孩子晚上去唸英文。有了語文技術,長大後能獲得比較好的工作,冀望將來能夠改善家庭的生活素質。他說,大城市的生活很匆忙,他每天都很想念孩子,每天晚上都會和孩子通電話。他說,他必須很努力的拼搏,才能讓家人過好一點的日子。他說,他只需要再奮鬥八年,等孩子長大了,他就可以回到鄉下繼續當德士司機。